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管虎从电影到书用文字的刀割开江湖血泪

发布时间:2019-05-17 14:47:31

小编导读:2015年11月21日,冯小刚凭借影片《老炮儿》斩获第52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12月20日,电影导演管虎的同名小说《老炮儿》出版。  这几天太原各大电影院排片都少不了《老炮儿》吧,然而,该电影的原

原标题:管虎:从电影到书,用文字的刀割开江湖血泪

2015年11月21日,冯小刚凭借影片《老炮儿》斩获第52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12月20日,电影导演管虎的同名小说《老炮儿》出版。

这几天太原各大电影院排片都少不了《老炮儿》吧,然而,该电影的原创剧本小说有更多的吸睛元素——首先,小说由《老炮儿》电影导演管虎写著,其次,小说不光记载了电影的全部原创内容,还对电影做出了延伸,丰满了人物与剧情,增加了很多电影中因时长受限无法用镜头表达的情节。

小说参考了大量过去北京“老炮儿”们的原型,对其加工、整合,力图还原上世纪80年代的“父辈江湖”。在追忆过去的同时,又对比了当下年轻一辈的“小炮儿”们的江湖圈子。胡同、鹩哥、辣妹、跑车,仗义的老北京、困囿的新生代,冰湖上的茬架对决,旧时秩序的灼热光辉、埋在信仰里的江湖梦,还有未曾老去的正气凛凛……两代人的故事,时代更替的札记,比现实更梦幻,比理想更壮烈。

近日,在与记者的对谈中,作者管虎如是比喻:如果说,电影是风,将蛰伏于我们身边的老炮儿那层不为人知的一面徐徐吹开,那么小说《老炮儿》则将文字磨砺成刀,划开江湖的面纱,割开骨肉,让那捧滚烫的热血唤起逝去的温度。

写不合时宜的人才有趣味

山西晚报:在北京话中,“老炮儿”专指提笼架鸟、无所事事的老混混儿。在你的眼里,“老炮儿”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你曾经说过,“老炮儿”在当下已经成为一群不合时宜的人,那为什么又想要创作关于这群不合时宜的人的故事?

管虎:所谓“老炮儿”,其实就是一类人,是每个时代都会留下的硕果仅存的人。他们有情有义有担当,有血性,有底线,尊严不可践踏。虽然有些不合时宜,跟不上时代,但不会被时代淘汰。电影应该写不合时宜的人,这样的电影才有价值,写合时宜的人对我来说毫无趣味。

山西晚报:您是哪年开始着手创作这个故事的,今天的北京和您小说中的北京又有哪些变化?

管虎:创作这个故事很快,去年只花了3个月就写完了。这是弥漫我全身的文化,因为我也是胡同里长大的。我想写新北京的文化元素里上下两代人的故事,我认为今天的北京异化度已经超过世界好多国家了,它不光是把文化磨灭了,而且介入一些杂七杂八的,还把人变得很扭曲,这就是我写的初衷。

山西晚报:好多人观影后表示,起初并不理解“老炮儿”的含义,在看过影片后,认为“老炮儿”代表的是一种精神,这里面包含着兄弟的情义,对弱势群体的关切,以及对为富不仁的讽刺。

管虎:对,是一种精神,而且我认为是中国人身上应该有的好的品质,但因为这个时代发展过快,很多人慢慢淡忘和丢掉了。但电影掌握话语权的时候,多少有点小义务,需要把精神拿出来给大家看到,就算是个对大众的提醒吧。

山西晚报:无论是“老炮儿”还是新一代的“小炮儿”,两个不同的江湖,是否代表两代人不同的观念?

管虎:只要是两代人,肯定是观念不同的,这个没什么不好,如果相同了倒是可怕的事。我想写的无非是传承,好的东西需要有传承。江湖终归会变化,时代也会有交替更迭,这个很正常。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不同,电影只是截取了一个缩影,小说前后延展得更多,重心在于六爷那一代年轻时的故事,让他们碰撞出火花。这个也是我的兴趣所在。

山西晚报:《老炮儿》中的语言幽默风趣、接地气,大量使用了北京土话。在你看来,这样的语言风格能赋予小说怎样的意义?不担心其他地区的观众和读者会因此有距离感吗?

管虎:小说比电影的京味儿还要更浓一些。之所以整篇京味儿是因为这种特色对人物、对故事的叙事更有帮助。语言让人物立体了起来,只通过话语就可以描述这帮人的生活环境和文化风貌,形象到一句话人的神就出来了。所以,语言特色是这部小说的魂,是命根子。

而对于其他地区的读者、观众,我认为不会有太大影响。因为我也读其他语系的小说,看其他语系的电影,甚至看英文、西安话的、四川话的电影,除非有人对北方话有天生的抗拒,那就没办法了。但只要看进去,我相信都没有问题。

山西晚报:小说里几乎每页都有爷们儿的粗口。粗话是这本书的特点吗?

管虎:粗话的用词在北京、北方来讲不是粗话,是语气助词,这么讲话才能让人栩栩如生。如果把这些粗话去掉,那六爷就成了大学教授了,不是六爷了。因此这是必不可少的,不是个噱头。

文字形成的魅力是电影很难表达的

山西晚报:在你改编或创作的影视作品里,好像只有《老炮儿》被改编成书出版出来,这次是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吗?

管虎:书跟电影一样,好书和好电影没有南北、国家之间的隔阂,真的感兴趣自己会感受到。如果写的时候顾忌这些,初衷就不纯粹了,不见得是件好事,还是不管不顾的好。

山西晚报:有些导演在创作自己作品相关的书上都会写下自己的一些创作经历,但是在《老炮儿》中除了故事之外,你为什么不多跟读者分享一些创作时的想法和经历?

管虎:因为我个人特不理解很多事,很多人问动机,我就没有这回事,也不知道什么叫灵感,这个人物弥漫在你身上很久了,我要分享创作经历、创作乐趣很难用语言来说,除非你跟我一起生活才能感受到,我还没学会这个分享过程。

山西晚报:你觉得文学有哪些方面是电影没办法企及的?

管虎:文学和电影的区别很难一言道尽。小说的文字能产生巨大的能量,首先是根儿上,他们的媒介不同,所以普及度不同,文字形成的魅力是电影很难表达出来的,所以它的延展性、思维的想象空间都有推波助澜的作用,电影是更直观一些。我们出这本书的目的也是为了把故事的外延延展化。

山西晚报:作为小说作者和电影导演,您更喜欢哪种?

管虎:电影,当然是电影,我首先是学这个的,套句酸词——也挺热爱的。我也不会干别的,用影像表达和画画、作曲还不一样,营造一个世界需要很多人一起做,对别人来说很劳累,对我来说是乐趣横生。

山西晚报:您认为《老炮儿》这个故事是写书更过瘾些,还是拍电影更过瘾?

管虎:过瘾这种事要看从哪个角度来说,如果说享受鲜花和掌声,那自然是电影更直观,小说更内涵更内敛更间接,总之它们是有不同程度的过瘾,电影对我来说更手拿把攥。

山西晚报:你怎么看待影片得奖口碑很好,但是票房却不尽如人意的现象?

管虎:就是所谓的纯粹呗。走时要想好走哪条路,小刚导演也这样说,不能总琢磨票房的事。要琢磨票房别打算有特别好的奖项收成。但唯有口碑这件事是可以两头都沾的。就是票房和奖项,是极难联合在一起,走不好两头都不沾。我们在尝试一种有好的商业回报但绝不失表达。希望电影有这个空间的存在。

冯小刚的六爷不是演的他骨子里就是那样的

山西晚报:在创作剧本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考虑影片里的人选了吗?只看小说,并不觉得六爷这个角色适合冯小刚导演,但是在电影里,冯小刚却演活了六爷,怎么想到找他的呢?

管虎:创作剧本的时候没想过小刚老师,小刚导演毕竟不是六爷,他还是个相对内敛的人,而且孩子气极重,但他骨子里和六爷有相通的地方,用他的话说是“有缘分”“和这个人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内在的精神和六爷这个人物很吻合。最后的结果呢,他不是在演,跟演没关系,六爷这样的人物一定得是真的,演不出来、塑造不出来的。所以我也是考虑再三,最后把剧本给了小刚老师,而他自己也非常喜欢这个剧本,然后这个事就这么成了。

山西晚报:作为导演,你认同冯小刚是“一流演员、二流导演”的说法吗?

管虎:小刚导演是位一流的演员毫无疑问,你说他二流导演,我无从回答,我非常喜欢他的《集结号》,这个电影立在那儿,谁敢说他是二流导演?我觉得一个导演一生有一部完美的作品已经相当不易了。

山西晚报:12岁之前你都在北京的胡同里长大,“老炮儿”六爷就生活在后海胡同。在这12年的胡同生活里你看到了什么、经历过什么?那些经历对你创作《老炮儿》的剧本有什么影响?

管虎:我12岁之前的印象模模糊糊。每个人的童年都是这样,但越长大会越假想一个真实的空间,臆造一段曾经的记忆,而且这段记忆会越来越真实化。人物也是这样的,或许都是各种拼凑而来,但根源还是由来于此。

山西晚报:您最怀念年幼时北京的哪些东西?

管虎:最怀念小时候北京那些吃的呀,还有人与人打交道比较简单。

山西晚报:电影中,你的父亲管宗祥老师扮演了老“老炮儿”,当初你是怎么想到让父亲来出演这个角色的?在创作剧本和拍摄的过程中,父亲对你有什么特别的鼓励或是帮助吗?

管虎:父亲对我没有任何鼓励和帮助,我做这行业他都反对。父亲来只是给他留个纪念,也给我留个纪念。他的头发、长相都比较像我想象中的老“老炮儿”,就把他架过来帮忙了。

山西晚报:为什么父亲不希望您做这个行业?

管虎:你不了解他。我父亲在这个行业受的苦很多,我妈妈也是。他们伤了心。所以当我要干这行的时候,做父母的当然不愿意。

山西晚报:那您介意将来自己孩子进入影视圈吗?

管虎:我倒不介意,现在的孩子一会儿喜欢画画一会儿喜欢唱歌,我家孩子现在还比较羞怯,所以我觉得都无所谓,对于孩子我就是陪伴,他愿意的话也可以啊,看他有没有这个天分、造化吧。

原发性癫痫的原因都有哪些呢癫痫患者宜吃什么食物最好上饶那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最好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