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倪峰大選后美國對外政策走向

发布时间:2019-11-09 09:15:53

倪峰:大选后美国对外政策走向

奥巴马胜选后,由于希拉里已决定离任,其外交班子将进行较大调整,一些具体的政策有可能发生一些变化,但总体的发展走向感觉还是比较清晰的关于奥巴马第二任期对外政策的走向,有三点基本的判断:

首先,新一届政府对内政问题的关注将远远超过外交问题这主要是因为,当下美国面临的核心挑战主要来自内部,经济增长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财政赤字高企,民众普遍对现状不满,超过60%的美国人认为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在此次大选中,国内议题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在奥巴马与罗姆尼关于外交政策的专场辩论中,一些重大外交议题都没有涉及这些都表明,奥巴马胜选后,美国人对奥巴马最大的期待是希望他能在经济、社会等问题上有所作为,带领美国走出困局另外,在此次选举中,美国政治的极化现象和党派斗争进一步加剧,第二届政府面对的是一个更加分裂的美国许多共和党人和其支持者对这样的选举结果并不服气,奥巴马需要花大精力去弥合与共和党的分歧,其中一个非常急迫的问题就是,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还没有开始,明年的1月2日,美国就将面临“财政悬崖”,为此,奥巴马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与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进行沟通、协调,以期度过难关而共和党方面也将以此为契机,对奥巴马的施政进行各种牵制总之,严峻的国内形势和激烈的党派斗争交织在一起,使得奥巴马无法将太多的资源、时间和精力投放到对外关系领域

其次,对外政策的连续性将大于变化反观奥巴马第一任期的施政,从美方的角度来看,总体感觉外交好于内政在美国总体实力相对不济、国际局势复杂多变的情况下,奥巴马通过所谓“巧实力”外交,较有效地维系了美国的霸权美国的战略界也普遍对此表示认可在大选初选阶段,罗姆尼曾对奥巴马的对外政策发起攻击,但基本上是无功而返,到了最后的辩论阶段,在许多重大对外政策问题上,罗姆尼不得不向奥巴马靠拢,双方之间的共同点远大于分歧例如,在伊朗问题上,两人都表示将对伊朗采取更严厉的政策,但在动武问题上出言谨慎;在叙利亚问题上,都表示要驱逐阿萨德政权,但同时在军事介入问题上持慎重态度,将干预的重点放在外交和情报领域,并让土耳其、沙特、卡塔尔等地区国家发挥主要作用;双方都对“阿拉伯之春”的影响表现出矛盾的心态,对此即疑惑又欣喜;两人都试图在增强美国军事实力和消减军费之间寻求平衡的方法;都主张对中国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在中国与邻国的领土争端中本能地向中国的竞争者一方倾斜由此看来,奥巴马的对外政策在美国国内获得了较大认可,共识和基础都比较牢靠,发生大改变的可能性较小但同时也不排除一些具体的微调,调整的方向可能要到新外交班子组成之后才能得出更清晰的判断

最后,对华政策在美国对外政策中的重要性更加彰显在此次大选中,中国议题再度发酵,尤其是在辩论阶段,中国崛起成为专门设定的辩论话题,这在美国的历史上前所未有,而两位候选人为此展开的辩论又极大地提升了美国整个社会对中国的关注度“中国问题比伊朗问题更重要”在美国社会中越来越获得广泛认可,这将对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图:奥巴马在成功连任后,会对自己的外交政策进行一定的调整

除了上述这三个基本判断之外,在目前的过渡期和下一届政府执政之初,有三个对外政策的具体问题可能会凸显:

叙利亚问题根据美国媒体的相关报道,在即将举行的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多哈会议上,希拉里有可能宣布将试图寻求重组叙利亚反对派力量这可以看做是美国进一步介入叙利亚问题的重要信号因为,美国在叙利亚反对派中发现有大量“基地”组织成员的身影,如果叙反对派力量最终推翻叙利亚现政权,未来的叙利亚局势对美国来说仍将失控,并将上演比班加西更大的“悲剧”为此,美国必须在进一步深切介入之前,实现对叙利亚反对派更有效的管控,这样才能保证政权更迭后对叙利亚的有效控制因此,改组反对派可以看做是美国进一步介入的前奏

伊朗问题美国战略界普遍认为,由于大选的拖累,美国无法在伊朗问题上投入更多的关注现在,大选已经尘埃落定,由于美国国内对伊朗普遍的恶感,以及来自以色列和海湾国家的压力,美国对伊核问题的关注再度上升目前,奥巴马政府内部有关对伊朗采取进一步行动的讨论正在进行之中未来,新政府会出台对伊朗更为严厉的措施和行动明年春夏之际有可能成为美伊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关键节点

中国问题随着近期中日钓鱼岛争端的不断升级,美国正在对此投以更多的关注和警觉表面上看,美国的基本态度是在领土争议上不选边,但是,如果危机进一步升级,或长期保持高度紧张,美国将面临不得不选边的巨大压力因此,美国内部将可能在所谓“保持作为盟友的信誉”以及“维持与中国重要的关系”之间展开激烈争论,从而成为新政府执政之初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