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女老板举报扳倒大连城管局长副市长调解无果

发布时间:2019-10-13 06:26:21

  女老板举报扳倒大连城管局长:副市长调解无果

  蔡先勃今年6月的一天,大连市政府办公楼内,三人坐到了一起。居中者,是大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曹爱华。另外两人,分别是大连金羽翔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羽翔公司”) 董事长毕美娜与大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以下简称“城管局”)局长蔡先勃。毕美娜是土生土长的大连人,言谈举止间会流露出东北女人好强与泼辣。二十年前她下海创业,如今已累积了上亿身家。公司里的人都称呼她“毕姐”,年轻员工则用络流行语“女汉子”来形容自己的老板。蔡先勃是特种兵出身,在担任大连市城管局局长之前,曾在该市中山区工作多年,历任副区长以及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军旅生涯给蔡先勃留下了深深烙印,与其共事的人都评价他“雷厉风行”,“干工作就是个拼命三郎”。此时的毕美娜与蔡先勃,心里都憋着气,谈话的气氛也愈来愈紧张。毕美娜说:“蔡局长,你很年轻,长得也很帅气。但从你的脸上,我看不到一点儿和善之气。我认为,你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当着常务副市长的面,蔡先勃强忍怒气没有发作,只是冷冷地说:“你的那个房子就是违章建筑。我对于自己的行为,问心无愧!”两人在市领导撮合下的这场对话,最终不欢而散。强拆事件结下梁子在这场对话以前,毕、蔡两人已经“反目”。今年5月27日,毕美娜在微博上实名举报蔡先勃“座驾超标”,并悬赏10万元征集更多线索。天涯论坛上也有人发帖,把蔡先勃称为“酷吏”, 还比作“现代版来俊臣,大连的王立军”。行伍出身的蔡先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展现出毫不畏惧的姿态:“上铺天盖地炒你,回家有人盯梢,我打发妻子带着孩子回黑龙江老家了。这次好了,有人实名举报我了,我反倒踏实了,来吧!”两人的斗争,绝不止于络或是媒体上隔空喊话。举报事件发生后,蔡先勃曾向公安报案,说自己遭到跟踪;毕美娜也说自己接到恐吓,说要“放你的血”。导致二人关系如此紧张的,正是今年4月发生的一起强拆事件。4月5日,金羽翔公司投资的视觉方舟文化科技创意产业园的建筑遭到了大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强行拆除。在毕美娜看来,这完全是一次“野蛮强拆”,而蔡先勃认为,这是对非法项目的“依法强拆”。毕美娜告诉廉政望,位于大连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视觉方舟文化科技创意产业园,是由由金羽翔公司投资兴建,一期总投资7190万元,该项目是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园投资促进局2012年招商引资项目之一。同时,毕美娜也承认,自己过去没搞过基建,因此在操作项目之初,犯下一个“愚蠢之极”的错误“边建设边办手续”。后来,高新区有关部门下达了处罚意见书,金羽翔公司立即停止施工,按要求缴纳了罚款,并着手补办各种手续。“我们有错的地方,绝不赖账。”毕美娜告诉,我们公司有不对的地方,相关部门已经做出处罚。我们也缴纳了罚款,并努力补办手续。“蔡先勃却却以市局的名义介入,宣布以前的处罚决定作废,非要拆自己的厂房,还要相关部门退回罚款。就像一个人犯了罪,难道要被枪毙两次吗?”对于强拆事件,蔡先勃曾对外表示,“视觉方舟产业园”项目在大连轴承仪器厂旧楼上进行了接建,遭到周边企业和群众投诉。工作人员现场勘验,认定该厂存在违法加盖楼层行为共两处。蔡先勃认为,对于这类“违法建筑”必须拆除,他还要求高新园区相关部门退回毕美娜上缴的罚款。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4月2日向毕美娜的公司下发文件称,该案应由大连市行政执法局管辖,高新区行政执法局3月28日向该企业送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属于“超越了法定职权”。对于毕美娜质疑的“为何要把高新区行政执法局的处罚决定作废?”蔡先勃的解释是,根据市政府文件,高新区行政执法局确实没有该案的管辖权,市政府把一些原赋予区县的规划、审批和执法权力收归某些市直部门,就是为了维护整体城市规划的严肃性。毕美娜为此多次去市局求见蔡先勃,有一次还在蔡的门口等了一上午。可是,蔡先勃始终不愿意与毕美娜见面。直到4月5日,强拆事件发生。意想不到的收获愤怒之极的毕美娜,想起自己求见蔡先勃却吃到闭门羹的过程中,看见蔡先勃的座驾不停变化,既有挂警用号段的丰田陆地巡洋舰,还有奔驰、宝马等豪车。于是,毕美娜决定在微博上实名举报蔡先勃“座驾超标”,并悬赏10万元征集更多线索。毕美娜告诉,她知道商人实名举报官员,是要冒很大风险的。“但自己这次算豁出去了。”经商多年有些积蓄,即便从此不做生意,生活也可无虞。实名举报之前,毕美娜仔细谋划了一阵。特别是有人提醒她,真跟政府闹翻了,人家来查你的税,怎么办?毕美娜介绍说,自己过去是做进出口生意的,一直享受国家税收优惠政策,没必要去动偷税漏税的歪脑筋。“起码在这一点上,我经得住查,不怕什么。”毕美娜还给自己立下一个规矩:有一分证据就质疑一分,绝不去拔高,更不能在上造谣。“商人举报官员,本来就要冒很大风险。如果无中生有去造谣,极易落人口实。比如一开始,我就知道蔡先勃座驾超标的事情,所以就举报这一点。其它的事,我没有证据,不能乱说。”实名举报的内容在上一经发布,立刻引发轩然大波。以至于事件的后续发展,毕美娜说自己也没有料到。毕美娜陆续接到很多、短信,还有很多人通过微博私信给她。其中,当然有一些是指责她哗众取宠,惹是生非的。但更多的,是表达声援。有一名企业家就给毕美娜打来,情绪激动地说:“总算有人站出来了!毕总,我愿意当你的坚强后盾。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只管开口!”在毕美娜公布的征集线索的邮箱中,各种有关蔡先勃违法事例的材料蜂拥而至。蔡先勃家的豪宅被人挖了出来,蔡先勃妻子吕芷宁(系大连电视台主持人)炫富的微博被人截屏,吕芷宁在大连数家高档商场购买爱马仕皮包的账单陆续公布,甚至蔡先勃为城管局公务员配发高档的事也被人曝光……“我算射了第一箭,没想到后面紧跟着,竟会是万箭齐发。”毕美娜说道。面对排山倒海的攻势,蔡先勃颇有些进退失据的意味。一开始,蔡先勃主动接受媒体采访,说愿意公布自家财产。后来,当其名下财产越来越多时,他又解释是其经商的哥哥以及吕芷宁的前男友赠送。蔡的这番说辞,真实性不得而知,但起码在上,遭到友一面倒地嘲笑。实名举报发生后大约一月,大连市领导将毕美娜、蔡先勃召集到一起。于是,才有了文章开头那一段并不愉快的对话。关于那次对话,毕美娜说:“蔡先勃身上的骄横之气少多了。他自己也知道,摊上大事了。”毕美娜的朋友与蔡先勃的敌人毕美娜承认,自己之所以能一呼百应,是因为蔡先勃“惹了众怒”。一些企业家朋友,对毕美娜给予许多帮助。“自从实名举报以来,公司的生意基本停下来了。企业能撑到现在,全靠朋友们。”毕美娜说。还有一些“朋友”,与毕美娜从未谋面,却提供了许多有关蔡先勃的重要证据。而且这些人“做好事”从不留名,对毕美娜开出的高额奖金丝毫不感兴趣。毕美娜告诉,蔡先勃当上城管局长以来,在大连拆除的各类建筑,其市场价值约有50亿元,许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对于50亿元这个市场估值,蔡先勃倒是难得的与毕美娜达成一致。他认可这个数字,同时表示:“50个亿,你想我得得罪多少人?”一名当地媒体人告诉,在一次饭局上,有几名企业家谈及蔡先勃遭实名举报的事情,纷纷拍手称快,还说“这小子到处断人财路,这回终于让人断了官路”。毕美娜商场上不乏“朋友”,蔡先勃官场里还有敌人。金羽翔公司办公室主任王常顺告诉,毕总实名举报并公开征集线索后,就有不少人发来各种消息。比如有友举报蔡先勃为各个分局违规配车的事,蔡先勃上午在办公室吩咐如何把这些车妥善处理,下午就有人发消息过来通报。“看到后来我们都笑了。这不是他们内部的人,谁会这么清楚?”一名大连当地人士分析,蔡先勃到城管局后,大力整治违章建筑,得罪的人肯定不少。另一方面,局长宝座是个炙手可热的位置,眼瞅着蔡先勃出事,自然有些人会蠢蠢欲动。8月初,大连市对一批干部职务进行调整,被实名举报的蔡先勃不再担任城管局局长。企业的窘境免职后的蔡先勃,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他原先的,始终无人接听。大连市城管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蔡先勃不愿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据了解,蔡先勃如今经常去健身房跑步,周末还开着越野车去郊外爬山。出席朋友的饭局时,蔡先勃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拆除违章建筑,是为了城市长远发展,没有错!”毕美娜也并不以胜利者自居。她告诉:“大连市纪委给我的答复,说蔡先勃作为领导干部,其行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另外还有驾驶套牌车的事情。不过对于蔡先勃夫妇一年消费一千多万元,与其家庭明显超出合理收入水平消费的问题,市纪委的答复并不能让我信服。”蔡先勃被免职后不久,毕美娜发出一条微博:“蔡不伏法,娜喊不止。”毕美娜自身的处境也没有因为蔡的免职而有多少改善。蔡被免职前,她经常半夜收到短信,说要她小心人身安全。蔡免职后,这类短信不见了,但又有一些人发来短信,说是相关部门准备查她公司,要她注意。提起这些真假莫辨的消息,毕美娜也很无奈:“我走上实名举报这条路,心里肯定是有准备的。另外,我也不相信政府会因为我举报了一个人,就用这种手段对付企业家。”更令她苦恼的,是如今去政府部门办事时遭受的待遇。毕美娜说:“我本人或者公司其他人去政府办事时,相关人员全都如临大敌。说不上是刁难吧,反正对你有一种很深的戒备。长此以往,公司的业务怎么开展?”毕美娜最近老是出差,她说去外地考察,也算是为企业多找一条出路“真在大连待不下去,就去外地发展。”旋即,她又自言自语道:“还是不希望走到这一步。”

民生历史
产后护理
机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