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中国经济放缓难免中西部增长不再强劲

发布时间:2019-10-09 23:07:08

  中国经济放缓难免 中西部增长不再强劲

  汪时锋 林小昭

  尽管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政府仍慎言大手笔刺激;许多中西部省份完成GDP增速目标有难度,转型迫在眉睫

  在今年二季度行将结束之时,《第一财经》穿行于贵州北部山区,所乘车辆行驶在临近收尾的杭瑞高速遵思段,只见建设工地上仍在争分夺秒。

  在多山少田富矿的贵州,交通投资是地方发展的首要要素。今年前三月,贵州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全国领先。但是,当地的电力企业人士对表示,由于冶金为代表的高耗能支柱企业经营形势严峻,贵州省为缓解企业经营压力,鼓励企业稳定生产,一直都在对企业实施用电补贴。

  这似乎与当前中央政府调结构的精神不相符,但对于贵州这样的人均GDP最低省份来说,为稳住经济和社会局面,首先保证企业活下去的做法并不难理解,毕竟结构调整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据了解,内蒙古也有类似的用电扶持政策。

  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教授对本报表示,前几年全国的货币条件相对宽松,建设投资的力度较大,在这样的背景下,中西部经济增长很快。但在今年上半年银根紧缩的情况下,年初制定的目标显得较高,没有充分预见到经济形势。

  本报也从多个地方了解到,尽管目前各地半年报尚未正式出炉,但总体走势与今年一季度相差无几,许多中西部省份要完成今年年初制定的增长目标已是困难重重。

  巴克莱银行针对当前中国中央政府的经济思路总结出了克强经济学的概念,可归结为不出台刺激措施、去杠杆化、结构性改革三大支柱。但事实上,中国政府也因此承受着不小的短期经济下行压力。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二季度经济增速继续放缓几无悬念。尽管如此,政府近日多次强调盘活存量资金,依旧显示出对于大手笔刺激的谨慎。

  经济放缓无悬念

  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继续在7时代徘徊,7.7%的增速并没有让外界过于惊讶。转入二季度,第一财经首席经济学家调研显示,来自国内外22家金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预测,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速预测均值为7.5%,已经接近年度调控值。

  事实上,由于趋势明显,不用等到上半年数据出台,经济学家们大致就能把宏观经济各分项数据的走势猜准。此前的数据显示,工业增速在前五月总体放缓,从去年年末最高的10.3%降至5月的9.2%;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速从去年全年的21.2%下滑到1~5月的20.4%;消费增速在去年12月登顶15.2%后,今年以来就一直平稳保持在12%上下。

  总之,各项数据都指向一个词:放缓。而本月初发布的官方及民间PMI数据继续下滑已经预示,经济往下走还没有到头。

  在高盛高华中国经济学家宋宇看来,6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会比5月份稍有改善,所以增速将从5月份的9.2%小幅升至9.3%,1~6月份累计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将从1~5月份的20.4%降至20.3%;6月份零售额同比增速将持平于5月份的12.9%;出口数据可能因为监管当局制止循环出口等高报数据的做法而继续面临压力。同时,进口增长则可能因为内需增长疲软的原因而持续承压。

  与此同时,在地方和企业层面,经济放缓带来的挑战随处可见。比如贵州,今年前三月该省固定资产投资按计划总投资50万元及以上城镇投资和农村非农户投资统计口径,累计完成1850.26亿元,同比增长38.9%,速度在全国领先,但对高耗能企业的用电补贴一直在持续。

  对企业补贴的不仅仅是贵州。在内蒙古包头市,受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的双重影响,包头市工业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亏损增加,停产、半停产企业增多,用电负荷下降。为保增长、促发展,包头市政府出台了生产用电临时扶持政策,对部分企业生产用电给予超出基数部分每度0.03元的补贴。

  对于国有企业来说,今年前五月的利润数据也只是看上去很美。1~5月,中国的国有企业累计实现利润总额8841亿元,同比增长6.5%。但由于化工、有色、煤炭、水泥等周期性行业的产品价格出现下滑,行业都出现了亏损,地方国有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10.6%,增速迟迟未能转正。

  受高耗能行业疲软的影响,在占全社会用电量约四分之三的工业用电量上,今年5月份重工业用电量2682亿千瓦时,同比增速4.25%,比上月的同比增速减少了3.65个百分点。这使得中国用电增速较工业产值出现了更大程度的放缓。

  对于央企来说,年初利润回升的趋势也不能贯穿全年。接近国资委的研究人士对说,由于去年央企实现利润呈现前低后高的状况,所以尽管上半年利润增速表现良好,但可能在下半年因为基期因素而出现增速回落,全年完成国资委所确定的10%的增长目标颇具挑战性。

  对于出口企业而言,订单则是上半年它们的担忧所在。一家浙江的汽配企业负责人对说,由于年初订单充裕,加上和美方实现合资,现有产能已经马力全开,但直到年中,下半年的订单未见起色,不知道下半年是否要给工人放长假。

  正是因为经济形势复杂,在共同预期经济放缓的同时,市场和地方政府也在猜测,中央究竟要以怎样的措施来稳增长、调结构。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注意到,2013年7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从政策部署来看,以往只有每年3月份的《政府工作报告》才会享有如此高规格、专门公开发文明确指定相关职责归属部门来执行的情况。鲁政委猜测,这其实是本届政府全班底形成全面经济金融调控思路后的一次迟来的经济金融版《政府工作报告》。

  《意见》指明了当前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即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资金分布不合理和产能过剩严重。在消化过剩产能上,《意见》提出了不得已还得淘汰一批、压产退市。鲁政委希望,这次淘汰不再是有关部门按规模、按所有制性质来人为进行的所谓淘汰落后产能运动,而是不论大小与出身让市场竞争来自然完成的淘汰过程。

  地方转型困惑期

  随着年中的到来,各地经济的半年报也将随之揭晓。目前看来,很多中西部省份上半年的GDP增速将比去年同期明显下滑。正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张承惠所言,很多地方到年中都感到年初经济增长目标定得偏高。

  例如,贵州今年GDP预期增长目标是14%,但今年一季度的GDP增速为12.6%,二季度的走势预计也不乐观。根据贵州省统计局站公布的数据,1~4月累计,全省规模以上工业比上年同期增长14.5%,这一增幅比一季度还下降了1.1个百分点。全省财政总收入则比一季度回落0.2个百分点。

  二季度比一季度好不了多少,能跟一季度差不多就很不错了。胡晓登告诉本报,二季度应该会延续一季度的走势,尤其是在国家紧缩银根的情况下,中西部的情况自然不会太好。

  其他一些中西部省份受到的影响也不小。例如内蒙古今年经济预期增长目标是12%,但在支柱产业煤化工等受市场不景气的冲击之下,一季度内蒙古GDP增幅只有9.9%。另一个资源大省陕西年初预期增幅是12.5%,但今年一季度只有11.2%。4~5月的部分主要指标也未见好转。

  今年上半年,煤炭价格走低,陕西的一大支柱产业能源化工也受到很大影响。陕西省发改委经济研究所所长薛健告诉。

  中部的湖北年初的GDP增长目标是10%,今年一季度该省实现了9.7%的增长。(二季度的情况)可能跟一季度差不多。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告诉。

  广西今年预期增长目标是11%,今年一季度广西的增幅为10.5%。广西发改委经济研究所所长蒋升涌告诉,广西一季度增速比较低主要是因为今年开始,广西加快了结构调整,对速度造成了一定影响,但二季度会有所回升。

  相比之下,部分沿海发达省份完成全年GDP增长目标难度较小。其中第一经济大省广东今年初GDP预期增长目标是8%,今年一季度该省GDP增速是8.5%。广东省统计局的一位官员告诉本报,目前该省经济总体走势比较平稳,二季度增幅应该跟一季度差不多;另一个外贸大省浙江今年的GDP预期目标也是8%,今年一季度该省增长8.3%。

  胡晓登对本报表示,像贵州这样的省份之所以增幅不如去年,主要还是宏观经济的影响。在中央缩紧银根的情况下,主要依靠中央财政转移支付、专项资金支持、各种基础设施建设拉动的中西部地区受到的影响比较大,中西部习惯了国家的财政和政策支持,民间资本太弱,对民资的使用效率机制都有待完善。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尽管上半年的形势不容乐观,但对下半年的预期仍可相对乐观。

  下半年主要看资金的情况,如果资金能够缓解的话,对企业、对基础设施的投资资金不断的话,应该能够保持微速回暖。叶青预计,下半年宏观经济会比上半年有所好转,如果出口能恢复,同时加大对民生的投入,资金的需求也能得到满足,下半年应该不会比上半年差。

  胡晓登也认为,由于上半年的情况不是特别乐观,下半年可能银根等方面会略有放松。另一方面,宏观政策的变化也会倒逼中西部地区进行投融资方向和思路的调整。可以倒逼中西部发展思路的转换、投资模式的调整,促进资金来源的多元化。

  现在完不成(目标)就完不成了,也没多大关系。胡晓登说,此轮困局刚好可以倒逼地方政府加快调整转型,而不是一直将眼光盯在财政、投资上。所以从长远发展来说这也是好事。

  文章链接

宠界新闻
游戏杂谈
潮流饰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