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我的爱左右为难

发布时间:2019-08-15 09:02:16
我的爱左右为难 那次聚会,我对昊文一见钟情。 他穿米黄色休闲西装,衬衫雪白,身上有淡淡古龙水的味道。有些人华丽浮滑得像绸缎,有些人却舒服清洁得像棉布,昊文就属于后一种。他斯文,儒雅,举手投足潇洒大方。他是外资企业的行政主管,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虽然他去过很多国家,谈起各国的风土人情,一点没有自夸的意思。在KTV唱歌的时候,我惊喜地发现他的另一面:他的歌声清朗动听。一个人,怎么可以集这么多的优点于一身呢? 而我,那时刚毕业来上海,找工作找得心灰意冷。头发是清汤挂面,身上的学生气未脱,是个不折脑瘫测方法不扣的“丑小鸭”。昊文平特殊原因瘦下易近人的气质和优雅自如的生活,完全符合我对一个“白马王子”的幻想。但是面对他,我是自卑的。 聚会未完,来了个典型的上海女孩,皮肤很好,穿着名贵的黑色裙子,刷淡淡的灰绿色眼影。她和昊文站在一起,真是般配极了。我的心没来由地沉了下去。我问身边的学姐———那是昊文的女朋友吗?她证实了我的猜测。 你很难想象那种失望。前一秒钟还是暖洋洋如三月天,后一秒钟,却已跌进了冰窖。爱慕刚刚开始,我已经失恋了。 小小聚会改变了我的生活。在我默默观看昊文的时候,志平也在默默关注着我。我们三个人脑瘫病人后期症状来自同一所大学,同在校园播音室呆过。他俩都大我5岁。聚会结束,志平对我说:“我送你回去吧。” 仓促的开始 后来,我找到了在上海的第一份工作,但并不满意。勉强在那家小公司呆了3个月后,我还是辞职了,重新开始天天赶招聘会、进行各种各样面试的生活。天黑时,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和别人合租的小房子。有时半夜醒过来,想着茫茫前途,我蒙着被子哭。 真是艰难的无望的时光啊。但是志平一直照顾我。他默默地帮我打印简历,得空就陪我去面试。他是一名普通的络工程师,但在当时我的眼里,他无疑是成熟的,值得信赖的。我们俩是从什么开始的呢———在面馆里头碰头吃热气腾腾的羊肉面的时候吗?是让我候在一边,自己排队买地铁票时吗?还是在树影花香里,我们聊起童年趣事,忍不住相视一笑的时候呢? 有个傍晚,当我又一次懒懒地走在街头时,风吹得心也凉了,刹那间,只觉得万念俱灰。志平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我身上。那一刻,我的脆弱无法自持,忍不住趴在他肩头哭了,他顺势抱住了我。秋风萧瑟,他宽厚的怀抱是很温暖的。也许就是因为那份温暖,两个月后,合租的女孩子要离开上海,当志平吭吭哧哧地叫我搬到他那里住时,我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一步错,从此步步错。 有一天,昊文忽然打给我,说有个相熟的外企在招聘,问我找到工作没有。 原来他一直在关注着我,我心里又是酸,又是暖。笔试,面试,也许因为有了他的照应,我一路过关斩将,顺利应聘到现在的职位。我是同批上岗的同事中,年纪最小、惟一没有工作经验的。 舍不得分手 等战战兢兢的试用期过了,我终于对这个城市有了归属感。它繁华,美丽,几乎集中了我所能想象得到的所有好吃、好玩、好看的东西。我开始恢复了从前的朝气和活泼。像所有爱美爱闹的女孩子一样,我开始逛街,结交朋友,买时尚杂志和衣物。 我和志平的矛盾也慢慢显山露水。他希望我一下班就守在家里,看看电视,说说话。我说想看场电影,他说票子那么贵,可以买好几张碟。我说别的女孩子节日都有玫瑰花,他说过日子图的是实在,闹那个虚荣干什么。他是个没什么事业心的男人,周末也不喜欢到处跑,最多带我逛逛公园,去菜场买菜喜欢讨价还价。他也不喜欢我参加朋友间的聚会。两个人在家的时候,每当我有短信进来,他的脸色就“晴转多云。”他还反对我上,我和朋友聊天的时候,他就借故在身后走来走去。 但老实说,除了小心眼、不会说甜言蜜语,他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我胃不好,他就每天起来给我熬粥,厨房一溜排的红豆、绿豆、黑米、薏米、粳米,煮一个星期都不重样;特殊日子我肚子痛,他给我弄红糖水喝,还帮我洗衣服,比我妈妈照顾还周到;晚上散步,我撒娇,他就弯腰背我走;我感冒发烧,他可以整夜守护着我、喂我吃药。 他对我太好了,好得我虽然总是怏怏不乐,却不忍心对他说“分手”。 今年夏天时,因为我跟朋友出去旅游的事,我们吵了一架。结果我没去成,却找到理由跟他分手。我跑去加班,他买了一大捧深红色玫瑰到公司楼下等我。那么个老实人,抓着一大把花,还攥着两张电影票,眼巴巴地站在你面前,我的心软了。 那天,坐在电影院里,身边的志平昏昏欲睡,我惆怅地想:如果身边坐的是昊文,他会做些什么呢?但我身边的,是志平。我拥有的,也是志平。我强迫自己收回思绪。我们和好了,但像书里说的,“纵然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轻微动脉硬化怎么办
长期便秘会得痔疮吗
云南生物谷生产的药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