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菊韵】拥抱在冬夜(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3:35:18

戊戌年的冬子月初一,北疆边塞小城鲁镇出现了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气温一下子从前一天的白天最高温度零上摄氏8度下降到零下22度,陡变的天气,让这个拥有七十年历史,七八万人口的北方县城,有史以来打破记录的暖冬戛然而止。大街上行走的男女老幼行色匆匆,人影晃动的频率加快了。马路上鞋底与地面的摩擦声比平日里高出几十个分贝。

“咔——咔——咔”疾步的鞋底与冻僵的油路碰撞出冬日里的脆响,不和时令的清脆之音是寒冷中痛苦的呻吟。声音穿梭在过往车辆的缝隙里,夹杂在寒冷刺骨的空气中。听得见声响,却瞧不见行人的头脸。往日里扛在肩上的防寒服帽子,丧失了躺在主人脊背免费冬游的领地,乖乖地丢掉了仰面朝天晒冬阳的快乐。极不情愿地包裹起主人尊贵的头颅,恪尽职守地呵护起主人的脸颊。行人尽管帽子扣得与两腮的间隙到了极限,嘴巴上依旧还捂着厚厚的口罩。女子羽绒服上的狐狸皮围脖,貉子皮围脖也闪亮登场。男人“一抹撸”帽子上只有两只眼睛不得不对视不近人情的寒光。偶尔看见几个光着脑袋瓜子的,两只手捂住两只耳朵,两只胳膊肘子不停地摆动着,嘴里“咝咝呵呵”地连红灯都不瞅一眼,就连跑带颠地横穿马路。行人的违章惹得汽车的喇叭脾气暴怒起来。“嘀——嘀——嘀”一声连着一声地响个不停,刺耳的声音发泄着司机的怨愤。有位心理学家说:“天气寒冷会引发人脾气暴躁情绪失控”看来专家之说并非空穴来风。一下子冷成这样,人的情绪无奈地瞬间跌落谷底,这也是人的本能反应。这就是小城天气突变的场景。寒冷的季节繁衍着多彩的故事,衔接着意想不到的发生……

准备去附近一家叫“利民诊所”输液的杨骞,看看窗外摇曳的杨柳、桑榆。还有闪过楼下,包裹严实的女性业主 。他心想外面的天气一定很冷,需要添加衣服。杨骞从南卧室的衣柜里找出一件金丝绒套头保暖内衣,脱掉“红豆”牌羊绒衫衬衣。再穿上已经由黑色变为褐色的波司登羽绒服,换上棉皮鞋,戴上口罩,把“社会保障卡”和手机装进羽绒服的内兜。“淑云,我去老地方输液了,你不用去了,外面冷”。杨骞的老伴嘱咐了一句:“出门把帽子扣好,有事打电话”。

杨骞推开一楼的安全门,“嗖”的一股冷风迎面扑来,顺着杨骞羽绒服帽子两边的空隙钻了进来 ,杨骞额头顿觉冰凉。杨骞下意识地紧了紧帽带。杨骞家住的祥泰嘉园小区开的是北大门,要去输液的诊所在小区西面毗邻的惠民家园小区楼下,是县城里一家可以刷医保卡的民营诊所。这家诊所的男主人与杨骞同姓。小夫妻称杨骞为叔叔,自从彼此认识五年来,小杨大夫夫妇一直拿杨骞当本家叔叔对待。由于彼此相处融洽,这里自然就成了杨骞夫妇经常光顾的地方。尤其是杨大夫办下来刷卡业务后,杨骞老夫妇可以省下现金了。加之杨骞是多年的冠心病,杨大夫夫妇都是科班出身的医生,对这种常见病治疗起来蛮拿手的。

不消几分钟的功夫,杨骞就走进了诊所。 因为杨骞从头天深夜就胸闷气短,所以早晨第一个前来就诊。

杨大夫一边招呼叔叔坐下,一边询问症状,随后测了血压、心率、检查了肺部声音等情况。决定继续如前用药。还是三组吊瓶。因为杨骞心脏病龄已经满足入党年龄,故而输液速度比别人略显缓慢。诊所里不一会就来了五位患者,看样子都是老主顾,医生跟他们没有过多的交谈,只是简单地询问一下感觉如何?随后开启了同样的流程,杨大夫夫妇俩医术精湛。业务熟练,不足半个小时六张病床顶上都挂上了输液瓶。

杨骞左边的床上是一位男性患者,把手机声音调的很大。赵本山与范伟小品里的声音满病房的人都听得十分清楚,也许是患者和几个陪床的都喜欢本山的小品,竟然没有一个人嫌声音扰患的。我右边床上的年轻女子没有陪床的,一边输液一边玩手机。她似乎没有受本山小品的干扰,玩得十分投入,仿佛置身幽静的境地。

一个小时后,病房里安静了下来。也许是男性患者听累了,也许是手机电池饥饿了。这时杨骞侧过头仔细端详一会这位“邻居”。他头发花白,衣着有些邋遢肤色黧黑,胡须明显的不是每天进行管理。杨骞礼貌地与其攀谈起来,交谈中,问其贵姓?贵庚?当杨骞获悉“邻居”姓李,已经花甲有五的那一刻,还能把手机玩的这么油,猜想应该是一位退休人员。于是问其从什么单位退休的?他爽快地回答 :“退休前在乡下唐布朗镇当小学教师”。接下来杨骞便用李老师的称呼与其聊了起来。

杨骞与李老师的聊天几乎是问答形式。退休四年的李老师中级职称,退休金不足六千。尽管杨骞问的问题如此专业,如此行家里手。李老师就是没有追问杨骞一句,杨骞是干嘛的?杨骞这个也即将离开校园的人,阅人无数,却被眼前这位木讷寡言的同行弄晕了,杨骞彻底蒙圈了,心里再次对眼前这位初中学历,国家落实民办教师政策,民转公吃上皇粮的李老师肃然起敬,城府太深了!

诊所里,输液的人陆续走了,时针已经越过12点的标志。北方的冬天昼短夜长,西斜的冬阳从诊所的西窗子里照射进来,屋子里的温度开始上升,杨骞的输液管里还在不紧不慢地滴着“单硝酸异山梨酯”,又称“消心痛”。这是杨骞的最后一瓶,杨骞手机上看了几篇自己发在“今日头条”上的文章,索性丢开手机,乜斜着眼睛注视着输液瓶里的药量,因为老伴来了刚坐下没几分钟的功夫,乡下的亲戚就打来电话,说是送猪肉来了。

杨骞的老伴回家了,监护的责任自然要杨骞独自承担。杨骞是医院的常客,几十年时间里,曾先后去过长春、沈阳、呼和浩特、北京等地三甲医院就医。大小手术做过四次,如今腰椎里还滞留着终生不能取出的四枚钛白金材质的弓根钉。价值不菲,但不能变现。对输液的危险十分清楚,也格外谨慎。杨骞望着一滴一滴流入血管,再途经心脏,沿着各条支线管道分流,随着血液循环到全身每个角落,起到应该起的作用。杨骞打心眼里对医生非常感谢!如果不是医生的精湛医术,杨骞恐怕早就改行去卡尔.马克思那里再就业了。杨骞深知自己的第二次生命是白衣天使给的。因此,杨骞平日里对医生特别尊敬。

杨骞有个习惯,虽然自己不擅长写作,却喜欢跟会会写作的人经常一起喝酒。被才华出众的中学时期弟子拉入县城文友群做粉丝。杨骞自从入群做起粉丝,一丝不苟,认真拜读文友们的佳作,有时酒后还敢鼓起勇气,斗胆在原文下面的评论里胡诌八扯几句,有时留言遇到审核的编辑审到他那条,恰好困倦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让他的留言混过去了。当杨骞每次收到留言筛选通过时,都会跟老婆不厌其烦地宣读几次,宣读时的声音就像手机铃声设置一样,声音由弱渐强,有时杨骞还会用脚踏地板以示振动。直到他老婆不耐烦地躲开为止。

杨骞偶尔也会在宣读完留言后受到老婆的青睐加鼓励。老婆对杨骞语重心长地说:“多么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别人给我老公发表的文章下面写留言啊!”尽管老婆的鼓励有些嘲讽,尽管老婆的期待有些遥远,杨骞还是骨子里卯足了劲,拉屎攥拳头——暗使劲。目的是力争赶在老婆过八十大寿那天,能有别人给他的文章写留言。

杨骞望着输液瓶里已经不多的药液,联想到风烛残年的窘况,越想越气 ,自己做文友粉丝多年,竟然都是给别人做嫁衣,竟然没有写出一篇够发表质量的文章。在老婆面前一直挺不起半个文人的脊梁。尤其是那些别有用心的熟人总喜欢视其为孔乙己当众戏谑,杨老师的大作何时起笔啊?我们这把年纪可是等不及了。杨骞每每耳闻此类话语,都会攥紧拳头,丰满眼珠,恨不得打碎说话人的门牙。每次牙齿都会咬的疼上十天半月。杨骞心里默默地数着他们的名字。唯独对那位已经退了休,县城里德高望重,德艺双馨的周医生骨子里敬佩,这位医德高尚,医术精湛的周医生,从不奚落杨骞。真诚地鼓励杨骞大胆创作,别怕讥讽,昂起头走自己的路。因此,每次一块喝酒,杨骞就目中无人地坐在周医生旁边,因为他有教授职称,院长头衔。别人恭维他的时候,杨骞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不图向阳花木早逢春,也不图朝中有人好做官,饭店有人好吃饭。就图借个光,有人碍于面子也给他斟满一杯。杨骞的小聪明渐渐被精明过人的执法局局长,行伍出身的龙飞,还有在鹏远小区做物业经理的学敏俩人发现了。两个人开始嘴里喊着杨大哥,眼神里溜达出不怀好意的光。杨骞非常羡慕他们的才华,又非常嫉恨他们眼神里流出来的那份挤兑。好在群主宝义兄总是拿杨骞当兄弟对待 ,从来都是呵护有加。杨骞人虽天生愚钝,但知道文学主编宝义兄是群主,群主的才华决定着他手中的权利。群主手里掌管着皇帝的玉玺,生杀大权在握,岂有别人不敬之理。杨骞有义哥这道护身符呵护,心里底气自然实足。令杨骞大惑不解的是,保险公司的业务精英晓冬主任,县科技馆博学多才的海霞馆长、县城石材企业资深老板国凤,县城最大一家印刷厂董事长永芳,这几位女士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意思,不知道是褒还是贬?一直让杨骞如坠雾里云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杨骞渐渐发现上错了船,入错了伙。几次产生偷偷离开这个群的想法,又怕逃跑不成,下次喝酒时遭遇惩治,所以一直在进退两难中徘徊。这些人的精明连唐僧都超越不了,何况杨骞还是猪悟能的徒弟!

下午一点半,杨大夫拔下了扎在杨骞左手臂整整五个小时的针头。杨骞因为想了几个小时的文坛不幸。怀着一腔愤愤不平的心情,沮丧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家里来了客人,杨骞老伴为娘家侄儿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杨骞拿出一瓶近百元的山西汾酒 。因为输液不能饮酒,杨骞只能偷偷地吞咽下口水 没有食欲地陪着妻侄儿吃饭,一向嗜酒如命的杨骞只好眼睁睁地看看妻侄儿喝掉了多半瓶。杨骞硬是磨磨蹭蹭地酒桌上陪到最后。

饭后,客人看看天色已晚,外面的路灯已经发出黄晕的光,驱车而归。妻侄儿趁着夜幕的掩护,酒后驾车。杨骞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杨骞坐在沙发上 什么心情也没有,老婆收拾完厨房,叽叽嘎嘎地与亲情群聊起了天。直到大约四十分钟的样子,杨骞接到妻侄儿安全到家的电话,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杨骞看了一会电视,《星光大道》临近尾声。便起身关闭电视 ,洗脚、洗脸、刷牙。躺在床上玩手机。跑到文友群里潜水。当杨骞看到他的弟子海波链接了”内蒙古电视台台长被逮捕”的消息时并没有多大吃惊。因为暑假杨骞回省城时对此事已有耳闻。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杨骞欣喜若狂,兴奋到了极点。县城里一位德高望重的著名作家,远在千里之外的山东境内,微信上用缓慢又有气无力的语调跟杨骞说话,杨骞急忙冒泡出水,礼貌地跟牧马人聊了来。因为杨骞嗓子发炎,声音嘶哑。只能用打字与其聊天。好在牧马人语速不快,也是有意在给杨骞留出打字时间。杨骞比牧马人晚造访红尘五年,是广义上的同龄人范畴。两个人越聊越投机,两个心脏病患者千里之外,借助卫星的助力,微信群里庞若无人地聊了起来。聊到尽兴处,杨骞贸然请求加牧马人个人微信。他爽快答应了。半分钟后,两个人从群里开了小差,开始私聊。杨骞开始语音与其聊天,但没开启视频,杨骞怕影响牧马人家人的休息。

牧马人是钱氏家族中的佼佼者,他出生在一个公社干部家庭, 父亲为其取名福君。他是小县城里文坛上名声显赫的人。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高产作家。他是一个经历坎坷,阅历丰富的人,在文学创作上业绩颇丰。各类作品多次获大奖。尤其是在农村题材小说创作上面,风格独树一帜。小说中运用俚语,歇后语形象生动。非常接地气。杨骞与老钱网络相识,至今两人尚未谋面。杨骞拜读过老钱大哥大量的诗歌小说。对老钱的短篇小说《杀猪》,故事情节围绕农村人杀年猪这一活动线索展开。小说主题是反映那个时代农村经济落后,人们衣食皆忧的困窘生活。因为小说主题鲜明,故事情节细腻逼真。文友们展开了热烈讨论。不懂写作的杨骞也斗胆妄加评论了几句。彼此间就一个文学定义问题发生了不愉快。好在两个人都是心直口快的性格,争吵过去也就结束了。后来,钱大哥还在群里为杨骞的留评多次点赞。态度诚恳,语言平和,杨骞看到后很是感动,但语言匮乏的杨骞严重缺乏交际场上的应变能力,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回答。事情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入了时间的怀抱,。杨骞渐渐地被老钱的宽边宏大量所感动。对老钱的为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说起两人的相识还有一段精彩的故事。那是杨骞用笔名“北疆白杨”进入县城文友群不久的一个晚上。钱大哥用笔名“牧马人”发表了一篇九千多字的短篇小说《杀猪》。因为小说属于农村题材,故事情节主要围绕反映六七十年代农村落后的经济状态,人们对杀猪格外重视。群里的文友们纷纷发表评论,各抒己见。杨骞也在群里简单地说了几句。可是让杨骞万万没想到,几句丝毫没有褒贬意思的话,却惹得牧马人十分的不痛快。两个人发生了几句口角。尴尬的局面被文友们的聊天善意地终止了。但这件事一直成了牧马人与北疆白杨两个人的心结。好心的文友们背地里都在双方面前歌颂对方的长处,努力消除误会,早日促成双方握手言和。这也是良好群风的一种表现。都说文人相轻,然而在这个超百人的群里,文人是相重的。出乎牧马人和北疆白杨两个人意料之外的是,在这个滴水成冰的冬夜,不经意间两个人握手言和了。这要感谢牧马人的宽宏大度,感谢他有一个大作家的风范!

两个年龄相差五岁的心脏病患者,越聊越投合,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不打不成交。两个人大有相吵恨晚的感觉。两个人聊内蒙古、山东两地的气候、生活习俗。钱大哥说,这个季节北方已经雪花漫天飞舞,山东田野里冬小麦却绿油油的,地里的大白菜还依然碧绿。聊心脏病冬季应该注意的事项。聊家庭、聊子女。牧马人说他在山东生活不习惯。朋友少,生活习惯不一样。人老了,故土难离,叶落要归根,在外面飘久了,思念家乡的亲朋好友。盼望着春暖花开的时候回到美丽的县城。北疆白杨聆听着牧马人的思乡倾诉,激动不已。两个人聊天的对话框里,不断出现握手的图片。夜色悄然前行。两只男子汉的手越过了浩瀚的长江,雄壮的黄河,穿越了深邃的星空,远隔千山万水,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一个拥抱的图片,仿佛两个亲兄弟泪流满面地拥抱在了一起。抱暖了这寒冷的冬夜!

北疆白杨

2018、12、8于内蒙古通辽

共 549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杨骞的一天冬日活动。在初冬天气里,乍冷的人们感受到了冬日的寒气。小诊所的所见所闻,杨骞在输液的过程中回忆着自己的创作历程。在网络群里的起起伏伏,一次次失望却又一次次再重新创作,在这个过程中,结识了牧马人,在经历过了争吵后,从此成了好友,友谊在岁月中沉淀下来。读者在阅读时也跟随他一起品味这一切。一个人的心路历程就这样娓娓道来,让寒冷也失色了。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1 楼 文友: 2018-12-10 15:22:08 谢谢编辑老师!

2 楼 文友: 2018-12-11 16:49:26 文友的情谊,于争吵中升华,心中的执着,绚烂了无悔的人生,冬夜不再寒冷,前路依然美好

回复2 楼 文友: 2018-12-26 07:54:51 谢谢玉之残泪老师的点评!顺祝冬安!

玉林正骨水效果如何
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
如何治疗增生性关节炎
补肾舒筋活血的中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