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江海逆流 第十五章 猪一样的队友

发布时间:2019-12-04 14:36:27

江海逆流 第十五章 猪一样的队友

蓝天高兴的说:「火元素真好用,可以对付蜘蛛,也可以对付影子。」

莫离闷闷的说:「那是你太逆天,这一届招收的新生都很不错,可惜碰到你,你还是赶快去修炼吧!」说完挥挥手,转身没入黑暗中。

第二天,公告栏贴出蓝天的处罚,大大的一张纸写着:「新生一年级蓝天同学,被王笛同学检举没有上武魂理论课,处罚越级挑战二年级学生一次。」

蓝天看到后啼笑皆非,为了五百点的学费,他也会试着去尝试越级挑战,现在刚刚好有理由做这件事,才不会被人说太嚣张,他决定等班级比赛结束再去教务处问挑战办法。

而且这张公告还将了王笛一军,以后看样子她不得不,要乖乖的去上武魂理论课,而所有不想上武魂理论课的人,大概会背地里把王笛骂翻。

朱红老师走进教室便宣布抽签,每组一名代表上台抽签,蓝天那组理所当然王笛上台,抽到二号,规则是循环赛,也就是每一组都要比一场,早上一号跟二号先比一场,下午二号再跟三号比一场,明天决赛。

一号的对手四位,段梅正好是其中的一位。

一年级新生浩浩汤汤走到操场,蓝天他们的比试就在西边,当两组队员排好队形站好时,蓝天朝大树的方向望去,风铃跟小奥对他挥挥手,蓝天对他们露出灿烂的笑脸。

四位对四位,蓝天对他的组员说:「段梅我负责,其他三人你们自行分配。」

王笛冷哼一声说:「要找死请便。」

其实宋竞跟顾颜都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们都打听过段梅的实力,王笛心里也很高兴,有人自动请缨送死,而蓝天这边他根本懒的了解其他人如何分配,他把位置移到段梅前面,很明显告诉她

,妳的对手是我。

段梅很不屑的看他一眼,心里想着这个人真是太不自量力,她打算用最快速的时间解决前面这个家伙,然后去帮助其他人立功。

段梅一出手便是一记手刀劈向蓝天,蓝天当然知道她心里瞧不起他,想尽快解决他,但是又不屑放出武魂。

蓝天随手一挥〝风吹〞往段梅直接横扫了过去,段梅滚了好几下,才连滚带爬了起来,这式〝风吹〞蓝天只用五成力,因为怕真伤到人,但在对付赤血狼犬时可是尽了全力,段梅爬起时,怒气冲天的喊:「你自己找死,不要怪我。」

段梅总算聚力凝神想把武魂释出,但是可能她的内力不够,召唤武魂的时间有好几秒的空档,蓝天好整以暇的等她,这种打法还真不爽快,而且也是严重致命伤,在她内力还没到一定水平,实在不宜随便动用武魂,除非有人跟她搭配,截长补短。

段梅的黑色影子武魂一出,周遭一股冷风,尤其当黑色影子飘到蓝天旁边时,阴气森森,空气温度顿时底了好几度,蓝天才恍然大悟为何在她旁边的人要后退一步,这种武魂的确够阴够寒。

蓝天早就把火球准备好,漂浮在有手上,当黑色影子的手往他身上靠近时,蓝天风元素第二式〝风暴〞立刻朝影子正面迎了上去,只见黑色影子碰到火球,瞬间扭曲变成一股黑烟,消散于空气中,最后顿入土里,而段梅也飞摔出去,满脸惊慌的看着蓝天,没有悬念的战斗,段梅火速被蓝天击败。

蓝天回头看看自己的队友,还在混战中,他选择站立旁边,看情形再出手。拿萧的女子对的正是宋竞,宋竞被打的节节败退,不久便退出场外,蓝天快步一踏,对着王笛跟顾颜说:「你们两个对付拿萧的女子,其他两人交给我。」

王笛跟顾颜与对手,厮杀一段时间还是分不出胜负,再继续下去,体力必然耗尽,听到蓝天这么说当然乐意配合,两个对一个哪有不胜的道理,王笛跟顾颜马上迎向拿萧的女子。

蓝天面对的是两位十三岁左右的男生,其中一个抛出一把黑色匕首,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接坠落到蓝天胸前,另一位双拳轰出直扑蓝天,蓝天左手在空中抓了两抓,第一式〝风吹〞形成两股龙卷风,两人各被一卷龙卷风卷走,然后摔落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拿萧的女子知道大势已去,只好认输。

蓝天所属的第二组轻松打赢对手,就等下午的第二场比试,王笛他们三们不可置信的看向蓝天,王笛磨蹭拖延了一会儿,然后走到蓝天身边咳了两声问到:「中午大家一起吃饭,然后讨论战术可好?」

蓝天淡淡的说:「很抱歉,没有空,我要陪我妹妹吃饭。」说罢,便离开操场径直往风铃的方向走去。

风铃和小奥看到蓝天走到树下,便纵身飞跃下来,没想到蓝天双手大张接过他们,风铃嘟囊着我们又不是小孩。

蓝天失笑说:「妳不是小孩,谁是小孩,好了,别吵,今天我心情不错,那个凶女生总算知道要收敛。」

小奥讨好的用舌头舔了舔蓝天的脸颊,意思是你好厉害,蓝天宠溺的摸摸小奥的头,要他到林中找食物,然后带着风铃到食堂。边走风铃边问:「你风吹第一式可以制造出两道龙卷风了。」

蓝天略微点了头〝嗯〞一声,然后说:「其实是可以控制到四道,但我想要做到控制方向,也就是在东南西北方,同时发动,这样就不怕敌人从四面八方围攻。」

风铃蹶着嘴抗议的说:「你这是典型吓死人不用偿命,我都不敢惹你生气。」

蓝天哈哈大笑的说:「风同学,我可不敢跟妳动武哦!别说的那么哀怨,我只是为我们着想,这个学院里就我们两个年纪最小,在这么多比我们高比我们壮的人里面,我不只要自保,更重要的是要保护妳,我能够不每日精进吗?」

风铃想想也对,反正蓝天越厉害,她也是与有荣焉。风铃又想到一个问题,迫不及待的问蓝天:「那个叫段梅的厉害吗?」蓝天摇摇头说:「现在她暂时还不行,内力比妳还差,刚刚第一式风吹我只用五成力,便把她吹滚落地,但她的武魂黑色影子有点邪门,如果再过一些时日,她想办法增加内力,可能态势就不同。」

食堂里同以往一样,吵吵闹闹的人声,蓝天风铃进去时便不时有眼光投向他们,蓝天隐约听到,就是那个小子打败段梅。蓝天风铃一付皮厚厚的表情照常吃饭,照常两个讲的眉开眼笑。蓝天并不觉得打败段梅有甚么了不起,她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罢了,但是大家议论纷纷的是段家武魂。

中午过后一年级新生还是在操场集合,蓝天所属的第二组要跟第三组比试,当两组场地确定后,蓝天只是回头跟他的队友说:「把你们不想要面对的人分配给我就行了。」

王笛对他是气得牙痒痒的,奈何人家实力强也拿人家没办法,这会儿听蓝天这么说,便想设个陷阱给他,早上王笛认为蓝天能一口气对付两个人,是因为那两个已经被她和顾颜消耗的差不多,而蓝天只是收割的,现在刚好让他自尝恶果。

王笛果断的指向前方,身高都在一米六五左右男生双胞胎,对蓝天说就那两个人你负责,然后毫不理会蓝天是否有应允,就走去跟其他两人商量战术。

前两天蓝天观察时,并没有注意到双胞胎,应该是一人出手,一人隐常实力吧。蓝天只看到其中一人是使用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现在在战场上只好看着办,这两位对蓝天点点头说:「你确定要单独对我们两人吗?」

蓝天笑笑说:「来罢!尚请手下留情。」

他们也不再客气,在比赛场中谁都想胜利,其中一人手上握着一把箭,猛然朝着蓝天挥出,近距离的打斗,蓝天身形闪动,轻易闪过攻击,然后往上一窜,后空翻顺势飞过上空,在空中第一式风吹发动,扫向站在后方的另一人,这次的风吹还夹带着树枝枯叶,那个人没想到蓝天的动作如此快速,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跌倒在地,身上被树枝刮的全身伤痕,其实蓝天已经收力很多,不然树枝早就穿过身体。

拿短剑的马上上前扶起跌倒的,并且急速的说:「哥哥放出武魂。」被叫哥哥的即刻右手伸出一把弓慢慢浮了上来,原来双胞胎一个是弓一个是箭。两个立刻摆出阵形,弓跟箭合并一起形成弓箭,被叫哥哥的弯曲右臂,把弓拉满用弓臂的弹力,破空射向蓝天,蓝天第二式风暴弹出,在空中与弓箭交会,热球的高温把金属的箭融化成变形的弓箭,弯弯曲曲在空中飘浮,弟弟赶紧收回武魂脸色苍白,跌倒在地,两兄弟马上坐在地上,闭目调息。

蓝天望向其他的队友,二对三没有输的道理,时间拉长而已,虽然对付双胞胎他并没有耗费太多内力,但还是抓紧时间坐下闭目调息。不久如他所料,王笛三人险胜其他两人,王笛高兴的不得了,认为是自己布局的功劳。

明日还有两场,蓝天期待的是跟拥有蜘蛛武魂的人好好战一场。比赛结束后,蓝天照样去找风铃跟小奥,小奥还是伸出舌头舔向他的脸颊,表示蓝天很厉害。晚饭后,他们先回到风铃的宿舍,风铃问:「布告栏是甚么?为什么你会被处罚?」

蓝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把王笛的事说了一遍,也把莫离到他宿舍的事一并说了,然后告诉风铃不用担心越级挑战,他会小心。

风铃轻松的笑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你可真幸运有这种队友,喂!你可想好如何对付蜘蛛武魂了吗?」

蓝天说:「跟莫院长谈完话后,我就一直在修练第二式风暴希望能再突破,现在我已经能够一分为二了。」

风铃抡起小手捶向蓝天的胸膛高兴的说:「就你厉害,本人也有突破。」然后左手抬起,一颗小水球在风铃手上滚动着,滚的速度很快,可见风铃内力十足。

蓝天惊讶到忘了说话,好久才回了神过来,然后眉飞色舞的说:「妳的水元素才显现,就这么厉害,假以时日还得了。」

风铃躺到床上,两只小短腿朝空气中乱踢,右手蝴蝶兰,左手小水球,两只手交叉转换,就像杂耍戏般蝴蝶兰和小水球在空中抛来抛去,然后无预警的抛向蓝天,蓝天也不躲闪,任水球砸在身上,前胸衣服湿了一大片,白色蝴蝶兰贴在前襟胸前位置,就像别针一样别在胸前。

风铃得意的说:「我就知道你懒的躲闪,所以没用真气。」

蓝天更是一副我早就知道妳的小把戏,他把左手往前胸一摸,火元素马上把衣服烘干,拿下蝴蝶兰放入口袋。

风铃对着他粲然一笑说:「明天你要是得冠军,我请你吃烤兔子肉,为你报仇泄恨。」

蓝天微倾着头看她,风铃不急不徐的说:「王笛的武魂不是兔子吗?」

蓝天大笑,走到床前,微倾着身,轻轻捏了一下风铃的鼻子说:「妳现在就起来修炼,不可偷懒,还有我记得每一次烤肉,妳都是动口不动手。」风铃也赖皮的大笑。

蓝天回到自己宿舍想着今日这两场比赛,他发现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武魂拥有者如果武魂受伤,好像自己本身也会伤到,就像段梅她的影子被火元素伤到,段梅自己好像也受伤,还有双胞胎的箭被火元素伤到,双胞胎弟弟也脸色苍白,内力消耗严重。

所以蓝天觉得如果本身实力不强,武魂最好不要出现,向他就不用担心武魂受伤,如果想用剑就用流星剑,万一输了弃剑逃走,也不会伤到自己,而剑武魂者,剑伤人伤,会不会剑毁人毁呢?

蓝天从口袋拿出蝴蝶兰,为什么风铃可以把蝴蝶兰单独放出,而不用收回,是不是代表她的蝴蝶兰生生不息,不像其他武魂就是一把弓,一把剑,一个影子,还是武魂不同,而有不同特性。想到后来,蓝天觉得自己想太多,他决定不想,想不透就不要想,保握时间修炼才是正事。

国内儿童止咳药哪个好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三岁宝宝咳嗽厉害怎么办
宝宝高烧39度的最佳处理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