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古人如何下毒中毒后七窍流血而亡可能吗

发布时间:2019-08-21 16:13:49

古人如何下毒:中毒后七窍流血而亡可能吗?

之前热播的"大头娘娘和小头皇帝"——《武媚娘传奇》中,涌现出不少遭下毒谋害,鲜血迸流的官斗牺牲品。剧中这些人的毒发时间和中毒表现也各不相同,这些毒药真的存在吗?被下毒后到底是什么样?不妨来八一八历史上那些真真假假的传奇毒物。

什么是毒药?

毒物几乎与七千年的人类文明同寿,从一开始的天然动植物到化合物,从谋杀到治病,毒物在文明历程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人类在毒物上花样翻新的创造层出不穷,以至于罗马时代所记录的毒物已有近千种,而我国早在东周时即有将五色毒(汞,砷,皂钒或胆矾,磁石,另一种未知)用于杀伐的记录。值得一提的是,在古汉语里毒物并不等于"毒药",古代中国的毒药既指一些针对性强,药力刚猛的药,也指一些口味难以忍受而有毒性的真正有毒植物。只有"饮药"才指各类药剂或毒化物。

早在战国时期的典籍中虽已明确提到"药之物恒多毒",但通常仅将其毒性作为副作用,以"大、中、小"含混提及,直到1247年宋慈首先较为系统的对多种毒物中毒现象进行了描述,后世的李时珍将40多种剧毒物刻意归为一类,说明此时已对"毒药"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而在欧洲,1541年随着法医毒理学的概念被提出,毒物被规范为化学物的特指,此外当时的医生也认为一切物质都是毒物,没有物质是无毒的。区分它们的唯一标准只有剂量。

中国古代的毒物,通常以金属毒物(汞,砷,重金属盐类等),有毒植物(乌头,钩吻,毒瘴等),有毒动物(毒蛇,鱼胆,蜂毒等)三类为主。作用机制包括引起器官病理损害的毁坏类,阻碍中枢神经系统功能的神经类,以及引起血液变化的血液类毒物三种。有时是单一作用,但更多是多类型联合作用,只不过联合用药不见得总是1+12,断肠草和情花毒的故事虽然不靠谱,但其背后一种毒物干扰另一种毒物,使其毒性降低或失效的原理却是真实存在的,医学上称为拮抗现象。

中毒后"七窍流血"而亡可能吗?

以植物来说这种可能极小,而且出血往往以口,鼻,下阴,肛门(便血)为主。事实上"七窍流血"这个词可能最早见于元朝小说,但当时的医学著作中,并未见此词用于中毒症状的描述。后世小说常用它形容中毒的惨状,有可能源于《洗冤集录》中:"凡服毒死者……口、眼、耳、鼻间有血出",其实这只是一个开篇概括,并未在此处区分不同的状况,后世读来便以为是七窍同时流血了。

但现实中的毒药,症状几乎都没这么明显,毕竟毒药之所以长盛不衰,便捷廉价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中毒后机体往往呈现出某些疾病的状态,在缺乏宋慈建立的系统验尸观念及技术前往往难以和真正的疾病区分,杀人于无形,十分具有隐蔽性。要都这么哗啦啦的流血,还怎么玩啊?

更加出名的"七窍流血"可能来自《水浒传》。虽然它写的是宋朝故事,但成书于明朝,诸多日常细节(比如拿银子买东西)都是反映明朝状况,有此描写也并不奇怪。书中武大郎被毒杀时,潘金莲已经意识到了七窍流血可能暴露,所以有一个情节是把武大郎流出来的血擦掉;不过残留的"隐隐血迹"还是成了促使武松复仇的线索之一。

宫廷中毒之饮酒

在剧中第一个"七窍流血"挂掉的婕妤郑婉茹,就是用鸳鸯鸩壶喝酒把自己坑死了。人们对唐人形象最生动的回忆,恐怕莫过于"李白斗酒诗百篇","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诗句了。唐制一斗酒差不多等于现代5升装的啤酒桶,"李大仙"改名"李大桶"还比较贴切一点。

古人这么能喝,除了腰带质量过关,与当时的酿酒技艺也不无关系,简单的说,古人说的"浊酒"就是现代的醪糟汁(江米甜酒)。由于古代卫生条件有限,酿造出来的酒从次到好呈绿,红,黄,琥珀四色,口味则从酸苦到微甜。讲究的阔佬会过滤,洒脱的文(qióng)人,比如白居易的"黄醅绿醑迎冬熟",指的就是未过滤的黄酒和青酒。与汉人水煮不同,唐人会放到火上烧至沸腾来杀菌,这个步骤叫烧春。这样做出来的酒口味甜而度数低,甚至不如葡萄酒,因此李大桶等人"会须一饮三百杯"与其说在拼肝,不如说是拼膀胱。只是郑小姐倒出来的酒是透明色,通常是最次的绿酒过滤后所接近的颜色,堂堂皇家喝这个寒碜不说,对下毒的无色无味也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剧中,中毒者喝的酒,在蒸馏法引入中国前,这种酒色其实是不存在的。

说完酒,再来说说这"金樽",鸳鸯鸩壶。首先鸳鸯壶确实存在——用他的人绝对不想有个毒字在里面。最早可能存于战国,最晚于西汉即已有记载。由于未有实物出土,原理不详,现代艺人在2010年利用负压原理成功复制,只要按住握把上的气孔即可倒出两种不同的液体。

剧中所用的藏有机关的鸳鸯鸠壶,拨动壶把上的机关就可以倒出有毒没毒两种酒了。

至于鸩,一说为神话或已灭绝的某种古兽,一说为大冠鹫(Spilornischeela)——背颈部大而显著的黑羽,捕食蛇蝎等毒虫,栖居于树冠都符合书中对鸩的描述,且在我国分布广泛。考虑到射鸩做毒和鸩酒的说法从古至今,从南到北都有记载,所以有可能就是它的羽毛——只不过人家根本没有毒。此外还有一种推测,古代羽毛常用于装饰和日常用品,既不起眼,也可以随手扔掉避祸,所以鸩毒可能是指携带毒药的方式,利用某些禽类——在唐朝可能是随处可见的家鹅——羽毛的中空结构吸取毒液,然后浸泡在酒中使用。但这种说法缺乏考古证据支持,所以鸩可能只是致命毒的代称罢了。

《武媚娘传奇》中,郑小姐暴毙后,戴青(实为戴胄)说这是来自漠北的黥毒,中者立毙。黥毒本身不可考,问题是剧中一开始说饮后三天必死,何以突然变暴毙?如果选择无视编剧的神经大条,根据死者生前头晕,狂躁(忽略剧情因素),口唇干燥,面色苍白,喷射性呕吐(剧中为喷血)等症状,最有可能的候补毒物就是金粟兰科的及已(Chloranthusserratus)及其同科同属的部分其他植物。

及已,多年生草本,生长于阴湿树林中,分布江苏、安徽、湖北、福建、广东、广西、贵州等地。

及已一般做外用药,用于跌打损伤的治疗,在唐朝的《新修本草》(中国首部具有法律效力的药学专著,《武》剧中吃蟹死了那位李淳风也参与了编纂)中首次记载其毒性,一般通过大剂量或多次服用,及骨折等开放性创口大量外敷中毒。有记载服下8小时左右发作,也有用根部榨汁混黄酒吞服后立即发作的案例,但通常在吞服或外敷后2天左右死亡,较符合剧中描述,而且榨汁混入原本应是绿色,偏酸苦口味的"清酒"中也不易察觉。及已的靶器官为肝脏,吞服后会引起黄疸,对肝肾造成严重损害的同时也会对胃部造成强烈刺激,死后尸检可见重度中毒性肝坏死,皮肤及器官会广泛出血,在这种情况下别说七窍,用宋慈所说"百窍溃血"才比较恰当。

剧中也有拍到死者青紫色的指甲,这一症状现在几乎已经和吐血一样成了中毒死的标配,宋慈也说"手足指甲俱青黯"。实际上发紫可能是中毒,但中毒不见得都会发紫。窒息,去氧血红蛋白增多,化合物中毒等都有可能造成紫绀。在有毒植物的多个大类中,以攻击中枢神经系统为主的常造成此类现象。

剧中中毒者发绀的指甲,实际上应该是整个甲床变紫才对。

不过,这种中毒导致的指甲紫绀应该是整个甲床都变紫才对,至于剧中为何只让中毒者的指甲根部变紫,不知道是不是编剧受到指甲的月牙跟健康有关这种错误观点的影响。

以大名鼎鼎的钩吻(Gelsemiumelegans)为例,其钩吻碱子直接作用于延脑的呼吸中枢,迷走神经系统,并对运动中枢有抑制作用。中毒者首先感到消化道剧烈灼痛(断肠草之名来源于此,人们把可以导致这种"断肠"症状的都叫做断肠草,而钩吻则是通常所说的断肠草中最为常见的一种),然后为四肢麻木,言语不清,视物模糊,最后阶段心律不齐,呼吸困难,肌肉震颤,痉挛,角弓反张(脊柱强直,类似于马钱子中毒症状),通常在8小时内因呼吸衰竭死亡。尸检可见结膜点状出血,口唇,指甲青紫等窒息死亡的常见体征。

钩吻,又名胡蔓藤。但目前各地计有近16种不同的有毒植物都称为钩吻,故各种解毒偏方不可轻信。

不得不说的是作为常见的致命大毒草,长相如金银花一般的钩吻是真正需要提防的植物,一方面由于其在消肿止痛,治疗风湿和头癣等方面的功效在古代广泛使用,中招概率较大,而且它与金银花相像

,即使在现代也常被误采做凉茶用。此外由于其全株有毒,即使喝了含有钩吻花粉的蜂蜜也有可能躺枪。

宫廷中毒之饮食

在谈吃的前,先说说剧中被一刀捅死的马(狮子骢)吧。剧中说在马的饲料里混上曼陀罗和蚀心草,马就会变得性情暴躁,而一旦见到血便会发狂。茄科植物(曼陀罗属Datura,颠茄Atropabelladonna,莨菪等)含有莨菪碱,东莨菪碱及少量阿托品,他们与现代合成的其他阿托品类制剂类似,的确对呼吸,血管等中枢神经系统有兴奋作用,医学上也被用于有机磷中毒治疗。作为情花毒和断肠草故事的真正原型,这类植物中毒后早期的兴奋,心动过速,很快会转为幻听幻视,精神错乱,躁狂,然后变为抑郁,甚至昏迷,最后因心力衰竭或窒息死亡。假如这匹马不是吸血鬼,那么全程都不需要血腥味来搀和这马可能也会精神狂躁。虽然剧中武媚娘一刀捅死狮子骢的剧情看起来很凶残,事实上曼陀罗从被发现之后就是著名的药用植物,部分史料认为麻沸散的主要成分即为曼陀罗,它在现代医学领域依然有很高的实用价值。

曼陀罗(Daturastramonium)

从先秦两汉再到唐,牛是重要的农业资源,因此杀牛者一般轻则徭役重则杀头。在唐朝,人们几乎也是不吃牛肉的,主要吃的是羊,禽类,其次是猪,和各种野味。这就给投毒提供了便利。第一自然是因为羊肉强烈的膻气,必须要以佐料处理,第二是因为没有冰箱,常用的保存方式是腌肉,也需要大量佐料。当时的烹饪手段以煮和烧(灸)为主,而煮肉最常用到的佐料就是我国特产八角茴香科八角属的八角(Illiciumverum),当然,八角是无辜的,有问题的是它的一些亲戚,它们常因和八角长得相似而混淆使人中毒。一般在食用后一天内出现症状,重者上腹部灼痛,剧烈头痛,喷射状呕吐并常伴有微量吐血,此外根据严重程度还伴有癫痫样惊厥,最终通体高热,呼吸衰竭而死。

而作为禽类完美配菜的各类蘑菇就更不用说了,目前我国有300多种可食用菌,80多种有毒菌,数十种致命菌,发作类型中,最常见也最严重的就是肝肾毁坏类。食用后一般在24小时内发病,最先出现的是持续2天左右的肠胃炎,包括腹痛腹泻等。之后根据毒性大小有的会立即死去,有的会忽然看起来没事了。其实此刻内脏,尤其肝部损害已经开始,最终要么器官衰竭坏死,要么一命呜呼。假如穿越到了唐朝又喜欢瞎吃蘑菇,然后出现肠胃炎的症状,宋慈的建议是马上吞粪水催吐,我的建议是如果没别的道具,就照做吧……

要说这些不安全的话还能吃什么呢,水产海鲜怎么样?除了现代能吃到的海货河鲜当时也应有尽有外,喜欢吃鱼生的人应该也会很开心,因为所谓日式生鱼片和刺身的祖宗就是唐朝的鱼鲙——鲜活的河鱼或海鱼被片为极细的丝或片,谓之切鲙。葱姜辣醋皆可蘸,比起多撒两下盐都可能被傲娇大厨呵斥吃法不对的日式料理实在是过瘾多了。

但比起生鱼肉的寄生虫问题,有一种严格来讲并不算"中毒"的过敏反应才是这里要说的,对普通人无害的剂量或物质,对过敏者来说就是致命的"毒药",常见的如青霉素过敏,蜜蜂过敏等。

《武》剧中吃蟹憋死那位就属于这一类,但剧中说他"喉头肿胀而死"不太妥当,因为确切的死法是支气管粘膜水肿以及伴随发生的支气管痉挛,导致呼吸困难,最后窒息而亡。这类非外力窒息死亡的个体,窒息征象不明显,也不会有剧中所说明显的颈部肿胀,如果死亡迅速,甚至唇,指甲青紫,球睑结膜的瘀点性出血等征象也不会出现,在古代检查不出死因也很正常,换做现代也要通过内部器官的水肿,淤血等进行判定。剧中没说他这是"过敏"倒是值得称道,因为直到公元9世纪才在波斯诞生了过敏(当时称为随特定植物出现的季节病)的概念和研究,而在两个世纪前没有宋慈的大唐,即便有对此类现象的记载,这倒霉孩子多半也会被解释为因泄露天机触怒神灵而死的——历史上确有这么一位精通天文,历法,气象学的李淳风,《新唐书》中也记载了其呈于太宗"唐中弱,有女武代之"的占卜,只不过人家一直活到下任皇帝去世前不久才寿终正寝。

剧中李淳风因食用混有蟹肉的食物而死亡,外表看不出任何异常,导致太医也无法判断其死因。

ps:把本文作为下毒指南是不对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宝宝绿色大便
着凉会引起肠胃炎吗
宝宝口舌生疮
三岁宝宝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