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玄天战尊 264.第264章 是谁要动我韩宇哥哥?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6:55

玄天战尊 264.第264章 是谁要动我韩宇哥哥?

在骆氏一族的身后,那锦衣男子踏空而出,一对眸子光华讪讪好像星辰,扫视四方时不怒自威。

当瞧得此人后,旁边的凌霜不由失声惊呼。

“是大爷爷!”凌慕雪也是不由神色变动,随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便没有因为此人的出现,有着一丝欣喜的意思。

“也是凌氏族人?”韩宇眉头一皱,瞧旁边凌霜等人的神色,似乎此人的出现对他没有一丝帮助,反而还有着几分担忧啊!

“半步阴阳?”旁边的王氏族人皆是一愣,那王猛更是一脸苦涩,之前他通知王氏族人,本想让他们派人来相助,没有料到反而会扼制王北沉,现在在来得一个半步阴阳境的修者,这青年岂有活命的机会。

当那锦衣男子出现的时候,便是王北沉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无助,他虽是半步阴阳境,可如今,对方可是有着三人,在加上他兄弟也反对此事,就算他神通在大也是无力回天了啊!

“难道今天我父子,真要命绝于此么?”韩子枫一脸苦涩。

“凌旭见过两位长辈。”那锦衣男子当空信步,魅影一般出现在骆氏两位长者面前,拱手道。

“呵呵,是凌旭啊!”骆昆微微一笑道。

旁边的骆氏族人都是向着此人投来敬畏的眸光。

凌旭,现在近六十岁,模样好像不过三十几,早在他不到四十岁时,就已经踏入半步阴阳境,是雪域公认的天才,有着踏入阴阳境的机会,他的名头响彻雪域,是各大氏族子弟所崇拜的对象!

凌旭淡淡一笑,随后脸色笑容逐渐收敛,视线一转,便是透过前方的大阵落在几位凌氏族人身上。

“凌霜,你在那搀和什么?还不快退出来!”凌旭这淡淡的话语之中充满了威严,音波传开,使得前方的大阵都是掀起了一阵涟漪,里面凌氏族人都是不由心神一震。

“不!”凌霜眉头一皱,似乎对于那男子也是有着几分敬畏,随后她抿了抿嘴唇,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沉声道,“他是云兮的儿子,我不能让骆氏一族就这么杀了他!”

“云兮的儿子?”凌旭眉头一皱,随后视线转动落在了旁边的一个青年身上眸露沉吟。

“他竟是云兮的儿子?”旁边的骆天佑心头一颤,也是不由向着下方的青年多瞅了一眼,随后眸子狰狞涌现,杀意更甚,只是碍于凌旭在此,也不敢放肆。

“原来他就是那杂种?”

骆昆心头一动,似也知道些什么,随后说道,“凌旭啊,既然他有着你们凌氏的血脉,你看此事怎么办?”

“他杀我骆氏数千人,自当血债血偿。”骆天佑有些心急,抿了抿嘴唇,连忙说道,“凌伯父,你可莫要偏袒他啊!”

凌旭眸露沉吟,随后眸光冰冷凝视着前方阵法,说道,“便是云兮的儿子又如何?不过一个野种罢了,留着也是败坏我凌氏门风,既然他如此猖狂,便将之交与骆氏处理吧!”

“野种么!”那冰冷的话语传入韩宇耳中他心头一痛,随后便是有着一股冷意自嘴角缓缓掀起,带着几分自嘲之色,略显空洞的眸光,不知在沉思着什么。

此人,虽说和他便不熟悉,却是他母亲的亲人,此刻这般无情的态度,就算韩宇厉经磨难,早已经将人世看淡,此番也是不由得在心中掀起滔天骇浪,好像被人在心中狠狠的刺上了一刀。

鲜血,似在青年的心头滴落!

“大哥,你怎能如此无情?”凌霜闻言心头一颤,纵使她经过岁月的洗礼情绪已经可极好的控制,此刻依旧是忍不住失声大喝,将那一脸冷酷的中年男子给紧紧盯着。

“莫要多言,难道你要我亲自动手么?”凌旭一脸冷漠,厉喝道,“给我出来!”

厉喝声震荡开来充满了一股毋庸置疑的味道。

“大爷爷,你怎么能如此无情了?”凌慕雪娇躯一颤,随后眸子眨动,有着湿润浮现抽泣道。

“慕雪?”凌旭眉头微皱,随后衣袖拂动,向着旁边的骆昆说道,“此子要如此处决,全凭两位长辈决定。”

说完他身形一转,眸光便不在瞧向那光幕。

“既然你有凌氏血脉老夫便给你一条活路。”那骆昆旁边的那个黑衣长者眸光转动说道,“只要废除你修为,在我骆氏拘禁十年后,便可让你得获自由!”

此人名骆嵩溟!

“怎能留他性命!”骆天佑开口道。

骆崇溟瞪了他一眼,似乎表示毋庸置疑!

骆天佑见得旁边的骆昆长者也是表示赞同,只得闭上嘴巴。

“能留下活路么!”凌霜等人眉头转动,瞅向旁边青年不由叹息一声,呢喃道,“就算以后无法成为武者,也可一生无忧,最后娶妻生子,安然渡过余生!”

现在如此局势,可留下命来已是难得啊!

凌慕雪眸中泪花闪烁,瞅向旁边青年,嘴唇抿动,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久久难以开口,虽说如此,以后可以获得自由,可一旦废去了修为,对于这个如日中天,前途无量的青年来说无疑是一场巨大的打击啊!

旁边的王北沉陷入沉吟,现在也不是他可以扭转局势!

“要废去修为么?”韩子枫一脸苦楚,当年他身受重伤修为不在,成为了族人口中的废物,那种感觉生不如死,若不是有着儿子为寄托,他真不知道自己能否挺得过来,自己当年的苦楚,难道还要在儿子身上延续么?

韩子枫眸光瞅向王北沉,见得后者旁边的王北晟一脸警惕的将之盯着也是知道了如今的局势,已经是无力回天!

“给一条活路?”骆崇溟那看似法外开恩的话语,在听后韩宇却是冷冷一笑,道,“我的命可由不得你们来操控!”

“小子,难道你以为此事,还有你选择的余地么?”骆崇溟一脸森然,冷冷的说道,“王兄,将此子交出,此事就此做罢,如若逼得我们动手,他将性命不保!”

话语之中充满了威胁之意!

王北晟一脸讪笑道,“既然如此,此子便交与你们,不过你应该知道,此子非我王氏族人,若他是我族人,就算放了天大的罪,也不会交与你们处罚的!”

“你我两族自当约束族人,和平相处。”骆崇溟摆了摆手,说道。

他们都知道这只不过王氏族人,要让世人知道他们并非畏惧骆氏才交出这个青年,既然对方已经答应交人,他们也热得给个台阶下,毕竟若是他们两族开战,后果难以承受啊!

也是因为如此,王氏一族才会不插手此事!

“事情就罢手了么!”

“若废去修为这青年可就成为了一个废物了啊!”

“如此天之骄子,却成为了废物真是可惜啊!”

“谁让他如此狂妄,连骆氏族人都敢杀,难道他不知道骆氏族人势力之大么?”

“骆氏一族可是在雪圣宫都有人啊!”

当骆氏高层和王氏高层达成协议,便没有要开战的迹象,附近的修者先是露出一丝失望之色,随后不由露出几分同情之色,从之前的大战来看,那青年的底蕴之浑厚可非同一般啊!

嗡!

在王北晟的一声令下,天罡伏魔阵就此散去,他俨然是打算就此将那青年交出去!

骆均水一脸狰狞,凝视着前方的青年,眉头挑动时,带着几分挑衅,似乎在说,“我早就说过,敢动我骆氏族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对于附近的修者那些同情的哗然之声及那骆均水的挑衅眸光,韩宇淡然一笑,眸中只有着一抹森然的冷意,随后眸光微扬,缓缓的偏过视线便是向着远处一处虚空凝视而去,那嘴角之中寒意散去,有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浮现而出。

青年凝视虚空,似乎对于现在的危局一点也不在意,眸中依旧有着希翼的光芒涌现。

“这是?”见得这青年眸露异彩,骆氏一族的修者都是不由一怔,随后便是带着几分诧异,顺着青年的眸光眺望虚空,一道惊诧之声,也是随着涌现而出。

那方向,正是雪圣宫!

嗡!

却见前方虚空蠕动,有着光影掠过,向着此间快速遁来,伴随着一股圣洁磅礴的气势,让人为之震动。

“雪圣宫来人么

?”众人略微惊诧,旋即便是知道了什么。

“小子,你莫非以为雪圣宫可以救你?”骆均水冷冷一笑,嘴角浮现一抹狰狞,道,“你虽夺得了帅位,算是半个雪圣宫的人,可你在圣城杀我族人,如此大罪,就算雪圣宫的弟子都将伏诛,何况你一个还没有正式入宫的家伙了?”

“呵呵,你太自以为是了。”骆天佑也是冷冷一笑,讥讽道,“难道你不知道,我骆氏一族,有许多族人,在雪圣宫担任长老么?”

众人皆是以讥笑的眸光瞅向韩宇。

“看来你还是不死心啊!”

骆崇溟眸光阴森,说道,“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之前定下的惩罚也太轻了,便让你血债血偿吧!”

凌霜等人都是眉头一皱,似乎韩宇此举激怒了骆氏一族啊!

韩宇对于骆崇溟的阴森话语丝毫没有放在心中,只是眸子一眯带着几分笑意将那片虚空盯着,当他瞧得一道熟悉的身影后,嘴角之间,有着邪魅的弧度,缓缓掀动了起来,轻笑道,“终于是来了啊!”

“是谁要动我韩宇哥哥!”

台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赤峰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来宾治疗早泄费用
台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赤峰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