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天界战神 第两百五十七章 司马坚成

发布时间:2019-09-24 15:27:09

天界战神 第两百五十七章 司马坚成

无需饕餮多言,许阳早已准备大闹一场!

天山城以北,一座大型的别院依山而建,通体用青石打造而成,青石表面还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刻画。

有奇山怪石、壮丽山河、威猛古兽、刀枪棍‘棒’、诗词、人海……应有尽有。

石壁外墙的雕刻简直就是一个个奇妙的世界,要打造这样的外墙,需要耗费极长的时间,便是如今,外墙的雕刻依旧进行着。

青石打造成的院落古朴大气,占地极广,其内部除了前院外,还有一座巨大的后‘花’园,而在后‘花’园与前院之间,则建立着一座巨型的三层宝塔。

宝塔用白‘玉’砌成,通体散发着‘蒙’‘蒙’的白‘色’光晕,宝塔还笼罩在一座阵法之中,阵法徐徐转动,为宝塔带来浓郁的灵气。

宝塔一层,其内部构造复杂,主要用于修炼以及待客。

宝塔二层为弟子的房屋与密室,可容下上千人休息。

宝塔最后一层则是秘地,只有司马的高层能够踏入其中。

这座雄伟的院落与宝塔,便是天山城司马家的地界。

众所周知,天山城建立在天山之中,能够依山而建的建筑物,无一不是属于强大的家族,他们可以将天山城的灵气引入族中,还可以随时随地关注天山上的各种资源,并且第一时间获得。

在天山城,依山而建的建筑物可是宝地,可想而知,司马家在天山城的地位乃是属于顶尖的存在。

平日里,司马家的院落除了有守卫把‘门’外,还有禁制守护。

今日乃司马家公子大喜之日,司马家大‘门’敞开,人来人往,禁制也早已撤销。

而在司马家的前院中,摆起了上百张圆桌,一群群‘侍’‘女’正将鲜果和美酒整齐的摆在圆桌上,整个司马家忙的不亦乐乎。

不断有人前来司马家,跨过大‘门’的那一刻,便会有‘侍’‘女’奉上茶来,并且邀请客人进入宝塔一层暂做休息。

此刻,宝塔一层可谓人山人海,他们谈笑风生,好不热闹。

当然,也并非谁都能够踏入司马家,只有天山城内的子民以及司马家专‘门’邀请的人才能够踏入司马家。

司马家一层宝塔深处,某客厅之内,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客厅中来回踱步。

中年身材壮硕,国字脸上棱角分明,带着几分凌厉,他正是斗天城许家家主,许战。

只是此时许战的右臂已然空空如也,双鬓处也是雪白一片,相比一年前着实苍老了不少。

许战此时看起来颇为忐忑,他坐立不安,着急的脸上都冒着汗水。

正是此时,一名年轻人行入了客厅之中。

青年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一袭锦袍加身,生的油光粉面,小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他背负双手,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傲气,他身后还跟着一名‘侍’‘女’,‘侍’‘女’手中端着一个茶盘,上方正有一杯冒着热气的清茶。

“司马公子,我‘女’儿呢?”

似乎是等待已久,当青人踏入客厅的那一刻,许战立刻迎了上去,毫无疑问,他就是司马家的公子,即将迎娶许心和宋语瑶的司马坚成。

“急什么?”

司马坚成撇了许战一眼,他慢悠悠的行到主位,而后端坐下来,懒洋洋的靠在主位上,双**叉,自然而然的翘起了二郎‘腿’。

司马坚成向‘侍’‘女’昂了昂头,‘侍’‘女’便是心领神会,立刻将茶盘端到了许战身前。

许战此时哪有心情喝茶,正‘欲’婉拒,司马坚成不容拒绝的声音悠悠传来:“喝下这杯茶,我再与你好好谈。”

闻言,许战也顾不得清茶尚热,一口将他饮下,立刻对司马坚成道:“司马公子,你们要的炼‘药’术和炼器术我已经拱手奉上,还请司马家遵守承诺,放了我‘女’儿和宋姑娘,让我带他们回家。”

其实许战心中一直有不祥的预感,他已经‘交’出了炼‘药’术与炼器术,然而司马家依旧在风风火火的筹备婚礼,这是为什么?

许战赶了半日的路,此时却顾不得疲惫,只想将事情‘弄’清楚!

看着许战焦急的模样,司马坚成嘴角翘起了一丝冷笑,他慢悠悠的道:“许家主,你的炼‘药’术与炼器术我们的确收到了,其中一些‘药’方与器谱我们司马家的炼‘药’师和炼器师已经进行了坚定,不得不说,许家主,你胆子很大啊。”

说着,司马坚成面‘色’一冷,怒意横生。

“什么意思?”听闻此言,许战的面‘色’唰的一下白了。

“敢拿假的炼‘药’术和炼器术来忽悠我们司马家,你们许家这是自寻死路!”司马坚成理所当然的训斥道。

“这不可能

天界战神  第两百五十七章 司马坚成

!事关家族安危和我‘女’儿的一生,我怎么可能玩笑。我保证‘交’出的炼‘药’术和炼器术都是货真价实,绝没有半点‘弄’虚作假。”

许战急红了眼,他风风火火的跑来司马家是为了解决事情,而不是将许家和许心推入火坑。

“你保证?呵呵!你的保证值几个钱?假的就是假的,你也无需狡辩。我实话告诉你,今日本公子纳妾之事你是阻止不了了,不久后,你们许家也将不复存在!哈哈哈哈!”

司马坚成盛气凌人,哈哈大笑。

“司马坚成,你,我跟你拼了……”

听了这一番话语,许战终于明白怎么回事。

司马家从一开始就没准备放过他们许家,此时司马家得到了炼‘药’术与炼器术,便要过河拆桥,毁灭许家。

至始至终,许家都被司马家玩‘弄’于股掌之中。

许战这一怒可是非同小可,他双目赤红,浑身发颤,面目变的无比狰狞,真气更是瞬间调动到了巅峰,便要杀向司马坚成。

噗嗤!

然而,就在许战调动真气的瞬间,他的脸颊却是突然一阵通红,接着一口逆血喷出,只觉得浑身无力,倒在地面,‘抽’搐了起来。

别说攻击,许战此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只觉得浑身剧痛,有万虫噬体之感。

“下,下毒,卑,卑鄙……”

许战死死的盯着司马坚成,他口吐白沫,不停的‘抽’搐,仿佛随时都可能死去。

“呵呵,老东西,本公子现在就去和你‘女’儿拜堂,可没空跟你‘浪’费时间。忘了告诉你,你中的毒连我司马家都没有解‘药’,我只是利用你来威胁你‘女’儿,让她乖乖和我拜堂罢了。等入了‘洞’房,你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来人,给我岳父换一套干净的衣裳!”

说话间,司马坚成将一道真气打入许战体内,许战立刻停止了‘抽’搐,只见他浑身僵硬,双目呆滞,仿佛成为了一个木偶。

长春治性病好的医院
克拉玛依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唐山治疗宫颈炎医院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能报医保吗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咨询电话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