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未来定义者睢晓雯不再问我从哪里来

发布时间:2019-12-11 05:40:15

未来定义者|睢晓雯:不再问我从那里来

她突破了西方对于中国面孔的传统定义,中国模特不再只是细长的眼睛、高颧骨,在中国标签之下,她们的个性开始被世界真正关注。

「未来定义者」系列视频—睢晓雯

《人物》账号:renwumag1980文|王晶晶 |张卓 摄影|王海森

你在中国算什么样的女孩

「晓雯,你在中国算什么样的女孩?」英国着名时尚摄影师Tim Walker有些严肃地问模特雎晓雯,他的意思是,你在中国算好看吗。

「不是不是」,雎晓雯连忙否认,她身高176厘米,瘦削,巴掌脸,狭长的小眼睛,「中国人都觉得我长得很难看。」

TimWalker听了皱紧眉头

,看上去难以置信。当时,他正为VOGUE中国版拍摄2014年12月刊封面,灵感来源于中国古代神话《神笔马良》,雎晓雯是模特之一,他很喜欢这个长相特别的女孩。「怎么可能,那你们中国人觉得什么样才是美呢?」他反问。

大眼睛、高鼻梁、樱桃小嘴、尖下巴,雎晓雯一一列举,这才是中国人喜欢的五官呀,跟她不沾边。「不是的,我觉得你很漂亮。」Tim Walker认真地告诉她。接受《人物》采访时,雎晓雯回忆那一刻,觉得自己的「心都快化了」,「他给了我很大的自信」。

雎晓雯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重新定义了西方眼中的中国面孔。15年前,吕燕也曾因为独特的长相走上国际T台,但当时的中国模特非常少,并没有获得国际时尚圈的重视。直到中国时尚产业开始起步后,「从2005年积累几年以后,开始在2010年,2011年,慢慢慢慢后面就开始人多了,就那么一两季、两三季很多中国模特。」VOGUE中国版主编张宇说。

26岁的雎晓雯是模特专业站MDC排名前50的超模,独特的面孔深受品牌设计师与国际摄影师喜爱。她不像中国第一代走向国际的超模杜鹃那样,拥有东方式的优雅轮廓,也不像刘雯那样被人们称赞为大气,刚出道时,周围的人戏称她为「小怪物」。但这张并不符合传统审美的面孔在国际上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2015年,她受邀为Chanel、Dior等国际知名品牌拍摄广告,并代言三星的国际版广告,这意味着一个模特在T台之外的商业价值得到了认可。

雎晓雯觉得自己赶上了一个好时代。2011年开始,中国奢侈品市场在全球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中国模特在国际T台上集体崛起,随后她们的面孔出现在机场、商场的广告牌上。2015年秋冬国际时装周期间,中国超模孙菲菲全部品牌走秀总量排名全球第二,并且为DolceGabbana压轴。李静雯、王路平等年轻女孩成为新一代的「秀霸」,媒体在标题中写道,中国模特「承包」了时装周。

「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不可否认,所以中国超模成为当今世界上最被需要的女人这件事一点也不令人吃惊。」模特专业站MDC曾在「中国崛起」专题里预测。

「那一段时间所有络上的报道全部都是针对我们出去的那些模特,我就觉得还蛮幸运的,这也是一次机会。其实在之前刘雯、(孙)菲菲、(秦)舒培她们那一拨也是非常(受欢迎)的,我觉得是从她们那拨开始,然后开始起步,然后到我们变成了一个高潮了。」雎晓雯说,「我们这一批人可能会让外国更加认识(来自)中国的我们到底是什么样子。」

随着越来越多中国模特的出现,国际时尚圈对于中国面孔的审美已经不再单一。10年前,拍摄中国模特时,西方造型师总喜欢搞一些《大红灯笼高高挂》或者王家卫电影的那种主题,给模特画细长的眼妆——这是西方人眼中的中国美。一位中国摄影师曾告诉雎晓雯,你长了一张「中国脸」,「其实我说实话,我不太明白什么样的叫做中国脸,我想的是美国人拍的动画片,比如花木兰,就是那个样子的。」等她真正出国后,并没有听到别人这么说

,倒是常有人称赞她「像一个娃娃」,「他们现在会选很多不同类型的人,他们也发现,原来中国人不光长这个样子

。」

「说实话,我觉得全世界数中国女人是最有韵味的,就是你越看越好看,然后每个人都不一样。」雎晓雯说,她喜欢自己的鼻子,微微拱起的鼻头让她觉得摸起来像一只猫。

雎晓雯真正得到国际时尚圈认可,是成为Prada Girl之后。2011年,她第一次参加国际时装周就在米兰走了Prada的秀。一场秀一般最多用两三个亚洲模特,Prada这种品牌更是很少用亚洲面孔。VOGUE中国版主编张宇曾趁着设计师缪西娅·普拉达女士到北京办活动时,请她多起用一些中国面孔,因为要想开拓中国市场,「衣服穿在中国人身上什么样子很重要」。

之后的一季,雎晓雯和孙菲菲就出现在Prada米兰的T台上。面试那天,她们穿着高跟鞋在T台上走了不下30回。当时雎晓雯重感冒,走到最后虚脱晕倒了,她本以为自己没戏了,结果第二天被叫去试装。

Pra模特的品位非常刁钻,时尚行业都会关注它到底起用了那些新面孔,走Prada的秀意味着「所有人都看到我了」,雎晓雯说。之后,她的照片登上了服装产业首屈一指的WWD杂志封面,巴黎时装周期间,她没有面试就获得了爱马仕、Louis Vuitton等品牌的试装机会,2012年,她在MDC站新人排行榜上排名第一。

接受《人物》采访时,雎晓雯刚刚从纽约回国,并结束了在上海的工作。采访结束后,她登上当天晚上的飞机,回西安家中休息几天,然后再飞去上海参加VOGUE中国版10周年庆祝活动。2015年,她登上VOGUE意大利版和中国版的封面,至少为8个品牌拍摄了广告。刚刚结束的纽约国际时装周,她走的秀并不多,「对于我来说现在时装周像是一个地基一样,你走了秀,拍广告;拍了广告,你走了秀;拍广告,然后拍杂志;然后杂志出现之后你再拍广告,然后你再去接代言,然后再去走秀……好像是一个轮回。」她的腕上戴着一块可以计算脉搏的智能手表,平时每分钟60次,走秀时会升到90次,即使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模特了,她也说不清这到底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

花骨朵

在VOGUE中国版主编张宇的印象中,雎晓雯这两年变化特别大,「她突然成熟了,变成大孩子了,也有超模的气质了。」张宇第一次见到雎晓雯时,她刚刚出道,跟着模特经纪公司来VOGUE中国版办公室拜访,张宇注意到这个女孩的小脸特别可爱,手也很漂亮,「就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开出来会很漂亮,但一直没开,这一两年终于绽放了。」

雎晓雯在纽约的公寓墙上贴了一片象征幸福的四叶草,那是高一时她偶然捡到的,16岁的她当时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我要当超模」。她羡慕时尚杂志里那些金发碧眼、大长腿的超模

,印着她们的铜版纸都仿佛散发出香水的味道。她把澳大利亚超模嘉玛·沃德(Gemma Ward)的照片设置成电脑屏保,雎晓雯觉得她性感,可爱,看上去无所不能,「我是不是可能会变成图片上的这个人?」她曾这样想。

雎晓雯是在家乡西安的街头被星探发掘的,一开始只是担任车模。刚进模特公司,她就意识到自己跟其他模特不一样,「个子比人矮一截,然后眼睛比人小三圈」。她不化妆不敢出门,在公司里不爱讲话,也没有多少工作机会,直到她的一张照片被放到MDC站上(她说,她也不知道谁给她放上去的),被国外的模特经纪公司发现。

刚出道时,有人质疑她的相貌,在微博上给她留言:「我真的想把你放进马桶里面冲掉。」为《人物》复述这句话时,雎晓雯笑着,她说自己当时还给对方点了个赞。「(出国后)我已经就不太关注这些事情了,我觉得世界很大,人很多元化,不是光是皮表那么简单。」

如今,她的样貌看上去和几年前没什么区别,但已经不再是那个走在街上害怕别人注意的小姑娘了。接受《人物》采访这一天,她穿了一件优衣库与爱马仕女装前艺术总监Lemaire合作款的白色毛衣,宽松的工装牛仔裤,看上去很随意,但还是一下就成为其他人关注的焦点

。化妆时,《人物》视频摄影师想拍摄她一抬眼的那个瞬间,第一次没有拍到,「没办法眼睛小」,她眯着眼笑起来,打趣自己。拍摄开始前,她随着影棚里的音乐轻松地摆动起身体,说话时不经意地把脚扳到椅子上,一点也不顾虑超模的身份,看上去就像个大大咧咧的小姑娘。但在待人接物方面她又很成熟,采访结束后,她主动和拥抱道别,因为身高,她微微屈着膝盖。

除了赶上中国市场带来的机会,雎晓雯的成功也离不开国际时尚圈的专业化运作。2012年,她第一次与Tim Walker合作,为美国版W杂志拍摄美容片,她穿着全白的纪梵希高级定制,坐在桌上摸着一颗珍珠,「一天下来我只拍了一张照片,但是我是非常满足的」。Tim Walker非常关注模特每一个细节的变化,「那怕我的手一抬,他会一直盯着你看的,而且他不给你任何的要求,只要他觉得你的状态对,他就『don’t move』,就很安静。我发现我的每一个动作对他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我就感觉到我作为一个模特的价值,当这张照片出来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这里有我的一份功劳,是因为有我的idea在里面。」

经常有人问雎晓雯,「喜欢做模特吗?」「喜欢,但是有的时候不喜欢」,她回答,「其实喜欢和不喜欢的点都是发生在同一件事情上,就是你会有一种惊喜,有的时候可能是一种失望。你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不知道是彩虹也好,还是狂风暴雨也好,但是这都是同一件事儿,就是因为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身为模特,必须习惯被品牌、摄影师选择

,有时候她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选中的。近几年中国模特潮过后,韩国模特今年又在T台上回潮了。「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她一脸认真地说

,「我也很想知道是谁在决定这些事情,难道是大家坐在一起,OK,我们今年选中国,下一季韩国,明年日本,因为日本也是,就是这样好像是轮流的你不觉得吗?」

有时,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衣服的一粒钮扣,「他们的重点还是在服装,他们在定整个look的时候说,最后的那一分钟才决定我要给这个模特加这个扣子,加这个,加这个,加这个,然后我不想要这个模特,我想换一张脸。就是你看到整体照片的时候,其实我们就是一张脸,就像是一个扣子这种感觉。」但她不觉得这是什么悲观的事,因为这个行业缺了那一环都不行。

身处这个行业之中,雎晓雯逐渐明白了其中的规则,残酷但也理性,她试图理解决定模特命运的那些人,「不能有感情,不然就选不出模特,选不出衣服了。」刚刚结束的纽约时装周期间,她帮一个设计师朋友做了场秀,这一次她担任造型师,成为挑选模特的人,「我发现我很尴尬,当我觉得她穿上衣服不好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如何去跟她们讲。当我站在了他们的角度上去想的时候,我就更加地理解,其实模特根本就是不需要去想太多,这个事情是非常专业的,你不用去把自己的私人感情放在上面。」

不再问我从那里来

刚到纽约最初那几年,在后台看到中国女孩,雎晓雯觉得特别亲切,有空时她们就聚在一起。有一年飓风导致纽约大停电,几个中国女孩挤在一间公寓里互相壮胆。如今,国际时装周期间中国模特越来越多,「有很多人都不认识了」,雎晓雯说。

她做了5年模特,26岁,有时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她希望未来能尝试些不一样的工作,譬如演戏,她正在考虑去上台词课。中国娱乐产业的发展给模特提供了新的机会,第一代超模杜鹃拍摄了电影《中国合伙人》、《港囧》,刘雯参加了真人秀《我们相爱吧》,然后被时尚圈外的人关注,开始从Model(模特)向Icon(偶像)转变。Tim Walker曾评价雎晓雯非常灵动,具有极强的表现力和可塑性,并鼓励她,你会成为一个电影明星的。

雎晓雯也希望以后回到国内发展,很多年轻的国内设计师、摄影师她都想合作。中国市场未来蕴含着巨大的机会,但国内的行业环境目前还不够成熟,雎晓雯目前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工作,她说自己一回国就会变「傻」,得适应一下,「我一看别人工作不认真,我自己心里就恼了,因为我觉得你这样会影响到我。每个人都应该认认真真地工作,把自己的事情干好……我在国外一天能走四场秀,我之前在北京走过时装周,一天就只能走一场秀。」她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中国身份对于这些女孩来说到底多重要?实际上雎晓雯这一代的超模很少去想这些宏大的命题。和她几乎同一时期到纽约的超模何穗曾笑着对《人物》说:「我才不会把自己想得这么伟大呢,我反而每次看到别人如果这么写(代表中国)、这么说,我还觉得挺夸大的。」

「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雎晓雯说,「他选了你;再之后他会觉得你是中国人,我需要有一个中国人,我选你;再之后,当你的特点被他们知道了,原来你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我也了解你,Stylist(造型师)也了解你,然后所有设计师也了解你,那就说你适不适合做我们的品牌,这时候再选你,就是因为你是谁。」

在张宇看来,新一代中国模特接受的信息不一样,「真的是这个国际化的年代生长出来的孩子,你看她们跑show的时候也很自信,过去像杜鹃她们真的是两眼一抹黑的不知道,现在你看这些小孩你知道不用照顾她们,她自己可以跑了,真的不一样。在那个圈子里跟别的模特一起,你也不觉得中国人自己到一个角落里去。我看着特别高兴。」

社交媒体对这一批新生代模特们来说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他们习惯也擅长在这些新型的平台上展示自己。美国秀场导演Jennifer Starr告诉《人物》,品牌设计师会关注模特的Instagram,社交媒体上的表现也会影响他们对于模特的判断。巴黎一家模特公司专门开设一堂课,教旗下的模特如何更好地运用Instagram。雎晓雯回国工作这几天,因为上不了Twitter和Instagram,「一条都没发」,她有些不习惯,有些孩子气地抱怨起来。

尽管时尚潮流捉摸不定,模特行业更新换代迅速,但雎晓雯对自己充满信心,「我做模特已经不单单是走秀啊、拍杂志啊,我还会接其他的工作,就是我已经度过了这一关,我要走下一关,就像是你做一些代言,然后拍一些比较重要的广告,你就可能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我之前会觉得走到那里,路有尽头,我最近发现是没有尽头的,你可以持续地发展下去,因为社会在变化。」

她刚刚参与TomFord这一季的新品发布,与以往完全不同,她不仅是在T台上走几个来回,还拍摄了一支时尚视频短片,她在里面换了4套衣服,蹦蹦跳跳,不再是T台上一张高冷的、没有笑容的模特脸。「我觉得这就是更好的一个方向。」她说,「你只要在这里,你就会有收获。」

奥迪说奥迪A6L:她突破了西方对于中国面孔的传统定义。人们总说,她不符合大众审美,而她认为,影响力不仅来自外表。路无尽头,她要尝试更多的可能性。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2016年《人物》全年杂志,180元全国包邮。

沈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承德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沧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辽宁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沈阳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